<u id="ul5ia"></u>
    <span id="ul5ia"><wbr id="ul5ia"><del id="ul5ia"></del></wbr></span>
  1. 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
    歡迎來到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
    為企業創造價值, 我們懂技術, 更懂營銷!
    IPO打新,年輕人暴富第一課?
    作者:網絡轉載   創建時間:2021-01-27 12:29:09    閱讀量:1800

    IPO打新,年輕人暴富第一課?

    2021年剛開年,資本市場的熱情就迎來了第一個開門紅——國民級短視頻App快手即將在港股上市,引起了資本市場的關注。

    1月26日,“短視頻第一股”快手啟動招股,發售價格范圍在每股105港元-115港元之間,最終發售價及配售結果將于2月4日公布。以快手此次公布的發售價格區間計算,對應股份市值分別為4314億港元和4724億港元,估值超過預期的500億美元,介于556億至609億美元之間。

    1月26日,認購開始后,快手IPO“打新”比市場預測的還要火爆,認購開啟僅2分鐘,券商的融資額度便幾乎被一搶而空,而認購頁面的排隊人數則還有數萬人。

    數據顯示,截至17:26分,孖展總額已達850.34億港元,孖展超額認購已達80倍。另據稱有券商系統打新頁面26日出現宕機現象。最新消息顯示,因申購過于火爆,快手國際認購部分已足額,將提前在27日下午5時結束,比原計劃提前了兩天。

    各大互聯網券商們則在1個多月前便開始“支棱”起來,“打新快手送小米股票”、“融資10倍,輕松上乙組”,而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正快速加入到“打新”行列之中。他們也許不是快手的用戶,但卻興致勃勃要去資本市場里大干一場;他們有的從未炒過股,從“孖展”、“綠鞋”、“杠桿”這樣的基礎金融詞匯開始學起,有的甚至不了解“打新”為何物,只聽朋友推薦這事兒能賺錢,便加入佛系“打新”的大部隊中。

    “打新”熱潮涌動背后,是2021年作為全球企業IPO大年中,眾多年輕人試圖掘金。

    相關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券商開戶數據暴增三四成,90后年輕人最多。他們都在反問,在這個A股近10年最大上市潮,港股的新經濟公司扎推上市和中概股回歸潮、美股的大放水時代,為什么要錯過這場暴富盛宴?

    而資本市場從來沒有百分百的利益,更沒有毫無風險的投資行為,在Tech星球的采訪中,即便是擁有豐富經驗的投資者們也對“打新”有著意見分歧:有人認為,市場正火爆,打新是門穩定的生意;但有的人說,打新像舉著火把穿過火藥桶;還有的人認為,市場正在內卷。

    首次打新中簽,一支股大賺20萬 

    春川,職業:市場營銷

    記得很清楚,我中簽的日子很特別,2020年5月20日。當時的感覺就是開心瘋了,股票的價格也特別吉利,66元,我中了1000股,基數首先就很大,被我稱為“史上最大肉簽”。

    我基本上是佛系打新的,中簽之后趕緊問了在證券工作的朋友,朋友也很少打新,又給我問了他們公司的理財“大神”,對方說“一直拿著,開板之后下午再賣掉”。不得不說,這個建議真的挺好的,具體細節我記得不清楚了,好像是到13-14個漲停板的時候,上午突然開板了,因為聽了“大神”的建議,我就沒賣,下午又封住了,接著又是連著2個漲停,然后再開板的時候,我才收手走人。自己不專業就聽專業的,準沒錯。

    我炒股4年了,這是第一次打新成功。

    還有一個背景就是,當時抖音勢頭正盛,我中的這個股票也是傳媒概念股,而A股非常喜歡炒概念,所以我才能吃到很大的盈利。

    2021年A股IPO預測 來源:普華永道

    打新成功后,每天9點15分,很準時,股市一開市,我的股票就漲停了。那時頓時覺得上班很沒意思,每個月賺那么點錢,還天天苦逼哈哈的,再一看每天都有1.5萬元躺在賬戶里,上班還有什么勁兒啊。最難捱的是周末,周六周日兩天就像劫難,就希望趕緊快到周一,又能賺錢了。

    這筆錢我也沒怎么動,繼續在股市里放著做投資,給父母花了幾萬塊買了點東西表表孝心,然后帶著同事朋友吃了人均1500元的日料,味道感覺一般。但我還記得當時組里剛畢業的小孩羨慕的眼神,你想想,畢業生一年也就差不多10萬,我半個月賺了20萬,殺傷力太強了。

    我今年降薪去了一個創業公司,但是這個經歷讓我覺得是老天爺通過股票補償給我了。

    但我明白,股票這個東西還是虛,工作雖然辛苦,但都是一個字一個字敲出來的,一個方案一個策劃想出來的,它是踏實啊,股票會放大人性的貪婪,打新不是計劃,就是運氣。

    從打新小白到教小白打新,幫別人賺錢我很快樂

    峰哥,職業:前金融行業,現職業打新人

    首先來分析下各個市場打新的底層邏輯,A股打新太難,加上散戶太多,完全是當炮灰,中簽的概率幾乎相當于中彩票;而美股打新一般都是根據承銷商來分配,像是富途,老虎這樣的券商,從承銷商手中拿份額,再分一點給散戶,但給多少,給不給完全看承銷商心情了。如果一個股票非常受歡迎,承銷商是不愿意把份額給互聯網券商的,因為根本不愁賣。

    比如,前段時間的一家比利時的游戲公司,老虎和富途就一點新股份額都沒分到,全被大的投資機構瓜分了。2020年,美股打新唯一能算作頂流的也就是貝殼,這里面還是有很多關系的,因為騰訊是富途最大的股東,而貝殼的股東也是騰訊,等于說騰訊把它的一些股份釋放出來給到富途,幫助富途做業務,這才讓我們這些小散戶賺到了一點錢,但是像貝殼這樣的情況是非常難得的。

    像小鵬今年也很熱門,我當時只分到5股,一股10美金,一共就50美金,留著或不留影響不大。所以,普通散戶美股打新賺不了多少錢,一次賺個幾十美金或者幾百美金,還不夠費功夫的呢,還充滿太多不確定性,而港股打新就是一件性價比比較高的事情。

    拿我個人的經歷來說,算是給大家分享一個失敗的經歷。我畢業后一直在金融公司上班,位置在杭州金融中心,金融投資的氣氛很濃,機緣巧合下,我2017年就知道了港股打新,當時也跑了很多家銀行,天天打電話咨詢,做筆記查攻略,但就是辦不下來香港銀行卡,當時覺得這事兒可能很難,就放棄了,讓我錯過了很多財富積累的機會。

    再次認識港股打新就是很久之后了,大概是2020的上半年,這次算是真正搭上了車,辦成了香港銀行卡。

    港股打新其實不需要你對金融市場有多深刻的認知,就是套利,本身是很簡單無腦的一件事,給初中生講講他也能明白。

    后來,我就把自己的經歷和經驗分享出來,收獲財富的同時,也結識了很多朋友。很多大學生也在加入打新的熱潮中,說實話,他們涉事略淺,對金融市場也沒有多深了解,但打新成績也非常好,這就是港股打新最具魅力的地方。

    我能感覺到整個市場在變得越來越熱,像去年12月8日京東健康上市,申購人數是84萬多,前不久另外一支醫藥股已經達到了117萬,短短1個月時間內,人數增長了30多萬,是很可怕的,更別說快手上市,我認為快手會突歷史以來港股新股申購最高人數的記錄。

    我也虧過錢,當是有一個醫藥公司熱度特別高,加上醫藥股在港股本身也比較受認可,投資者名單也非常豪華,但沒想到一上市就破發了,還蠻意外的。

    但打新有賺有虧都是很正常的,相比于賺錢,虧錢會讓人記得更深刻一些,但不管是賺是虧,都要迅速出掉,去準備下一場新股IPO,不用沉浸在過去中簽的喜悅中,也不用因為虧錢而傷感,要一直往前看,因為新股源源不斷地來,總會把之前的喜悅或傷感沖淡

    現在我不僅自己打新,還幫助過很多想打新的人,幫他開新券商,我也賺取到傭金,等于說是在打新路上推新來者一把,幫他們獲得打新的金鑰匙,我覺得還是挺有價值的。

    美港股打新,像舉著火把穿過火藥桶

    何廣,職業:媒體人

    我還在上大學時就接觸股票了,但當時主要是小打小鬧,最近這兩年,家里給予了一些資金支持,才開始比較認真地做投資。A股、港股和美股我都有涉及。

    我第一次打新經歷和我的信仰有關,打新了理想汽車。我本身就是飯否的深度用戶,去年看到王興經常在飯否里面夸理想汽車,加上自己本身對增程路線也比較認可,所以就打新了理想汽車,沒想到第一次打新就成功中簽了,賺了大約200美金,其實是相當于蚊子肉了,但這激發了我持續打新的熱情。接著又申購了貝殼,也小賺了一筆。

    因為各個市場對于打新的政策和規則都不一樣,所以要分別看待。

    對于美港股打新,我是偏謹慎的。在大樣本下,美港股打新期望不是正的,不像A股,新股幾乎不存在破發的危險,但在美港股市場里破發還是很常見。這兩年美港股打新的火熱行情我也能夠理解,既跟市場對新經濟企業的偏好有關,也跟美聯儲的流動性釋放、中概股回歸香港等諸多因素有關。但這一熱潮是階段性的,長期來看,不會一直保持這么好的收益率,所以多數美港股的打新我是不參與的。

    而美港股的融資打新,比如“孖展”之類的操作,帶杠桿,我更不會去碰,一不小心,別說收益,極大可能本金都賠光。美港股的融資打新,在我看來,有點像舉著火把穿過火藥桶。畢竟,再好的股票也存在波動的風險。

    我是比較看好A股打新的,去年在A股中了兩個新股,新債若干,加起來有三萬多的收益,相比大佬們,我這個算是比較平庸的收益了,但A股打新其實很簡單,開好科創板、創業板和主板的賬戶,配置合適的打新門票、合適的市值,然后堅持去做就好了

    由于A股打新市值小、打新額度太少,中新股很難,所以要多配市值、忍受波動,對很多習慣了固定利率的人來說,確實難以接受。A股打新其實是和時間、概率交朋友的一個過程。

    半年猛賺70萬,打新門檻還是很高的

    曾可天,職業:互聯網大廠員工

    2020年5月,看了一個打新的帖子,覺得挺好玩的,就加入了打新的隊伍。第一次打新是一個醫藥股,其實也算是當時的熱門股,但競爭遠遠沒有現在這么激烈,首日就賺了100個點左右,那時候打的人都不太多,就感覺這個東西挺穩的,也沒什么人參與,相對也不影響工作。

    后來有一陣,很多股都在同一時期上市,認真比較了之后,選擇了電子煙股思摩爾,大概賺了150個點,后面又翻了3-4倍,加上我還融資了10倍,可以說賺到了超額利潤,身邊有用這一只股票賺200多萬的朋友,發財的人比比皆是。但是,像這樣的情況再也沒有出現過,因為股票是績優股,漲幅大,配額還多,是很難遇到的,因為撞車才能有這樣的收獲。

    還有去年上市的京東健康,不上漲的概率就和火星撞地球一樣,我的重點先放在了京東健康上,雖然分到的份額少,但也賺了十幾萬;又用少部分的錢去抄了泡泡瑪特,那時候泡泡瑪特其實還相當于有點炒概念,但我選擇搏一搏,也賺了8萬左右。

    大概10-11月的時候,市場行情很低迷,打新的參與者也很少,打新的熱情大大減弱,有一只股票發行估值很低,我挺看好的,就打新了,份額也配得挺多,拿到了30多萬的市值的股票。

    但上市首日基本上就在破發的邊緣,我就沒拋掉,次日就跌了十幾個點,第三日又接著跌,當時這股虧損了大概快10萬塊錢吧。打新這1年來,最多的時候1天就虧了20多萬。

    其實,大家只看到漲得時候很瘋狂,暴漲能漲五六十個點,但像港股市場,很多時候是瞬間就到頂了,拿普通散戶來說,突然漲個50個點你敢買嗎?大概率不敢買。然后市場就開始橫盤或者下跌,跌也是這樣暴跌的,跌起來也會把你跌得懷疑人生。

    這種割韭菜程度比A股恐怖得多,在A股,你想虧這么多其實很難,你閉著眼睛瞎買,一年都估計虧不了這么多,所以,很多人都只看到幸存者偏差。

    而且打新的門檻很高,一般人也進不來。舉個例子,現在電商平臺上搶茅臺,搶到一瓶茅臺能賺1000塊錢,但是你會發現搶茅臺,一個京東APP就有將近兩三百萬人在搶,那為什么打新現在就這么有熱情,也只有100多萬人參與而已。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參與打新,資本市場都會有個動態平衡,當真高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破發也會伴隨而來了,但是一般的新用戶是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的。而且,融資的額度都是固定的,池子里就那么多水,人多了,每個人就舀的少了,相當于被抽干了。

    打新現在“內卷”得厲害

    劉言,自由職業者

    2019年底,我開始加入打新大潮,剛開始就是無腦打新,什么分配規則,基本面都不看,投入的也不多。但當時的市場遠遠不像現在這么火爆,參與的人也很少,整個市場可以用“冷靜”和“冷清”來形容,指數上,港股也表現得不太好。

    2020年,越來越多公司在港股上市,加上很多企業二次上市,引發了回港潮,這就形成了一股企業涌入正面效應,越來越多受到公司追捧,錢都是找好公司的,而且港股的分配規則對小散戶非常友好,能盡量讓更多的散戶參與,市場氛圍變得特別好。

    但這就導致了一個內卷化的情況出現,很多公司看到申購者越來越多,就提高發行價,因為打新過度火爆,所以投資者只能用更高價去打新,而新來者又不愿意用這么高的溢價去接盤時,很多破發就發生了。

    我自己也在去年遭遇過這樣的情況,我看中了一只物業的股票,物業這個行業因為比較穩定其實是很被看好的,它的投資光環也很大,高瓴也投資了,我就融資了20萬去打新。但是上市前發現被超配了,被配了40萬, 一般情況下,打新申購很少會超配的,當時就覺得涼了,果然上市就破發了,損失了十多萬,可以算是我打新歷史上虧損最嚴重的一次。

    從這以后,我的打新就更加慎重了,幾乎每只招股書我都看,只打新自己看得懂的股票,因為我明白,打新絕不是沒有風險的事情,在投資市場上也不存在毫無風險的產品。

    很多新入市的投資者只看到了破發率低,看到很多股票首日就能翻倍,但是卻忽視了一個“隱含賠率”的問題,好的股票大家都在搶著打新,所以分配的額度也少,上漲后獲益的收益是有限的;但市場不看好的股票,當你打新時,會給你超額分配,破發之后所承擔的損失也是很大的。

    所以現在,大多數的打新我都不參與的,要明白,市場越來越內卷,新參與者肯定比那些老韭菜更吃虧。

    IPO打新,年輕人暴富第一課?
    2021-01-27 12:29:09   來源:網絡轉載

    IPO打新,年輕人暴富第一課?

    2021年剛開年,資本市場的熱情就迎來了第一個開門紅——國民級短視頻App快手即將在港股上市,引起了資本市場的關注。

    1月26日,“短視頻第一股”快手啟動招股,發售價格范圍在每股105港元-115港元之間,最終發售價及配售結果將于2月4日公布。以快手此次公布的發售價格區間計算,對應股份市值分別為4314億港元和4724億港元,估值超過預期的500億美元,介于556億至609億美元之間。

    1月26日,認購開始后,快手IPO“打新”比市場預測的還要火爆,認購開啟僅2分鐘,券商的融資額度便幾乎被一搶而空,而認購頁面的排隊人數則還有數萬人。

    數據顯示,截至17:26分,孖展總額已達850.34億港元,孖展超額認購已達80倍。另據稱有券商系統打新頁面26日出現宕機現象。最新消息顯示,因申購過于火爆,快手國際認購部分已足額,將提前在27日下午5時結束,比原計劃提前了兩天。

    各大互聯網券商們則在1個多月前便開始“支棱”起來,“打新快手送小米股票”、“融資10倍,輕松上乙組”,而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正快速加入到“打新”行列之中。他們也許不是快手的用戶,但卻興致勃勃要去資本市場里大干一場;他們有的從未炒過股,從“孖展”、“綠鞋”、“杠桿”這樣的基礎金融詞匯開始學起,有的甚至不了解“打新”為何物,只聽朋友推薦這事兒能賺錢,便加入佛系“打新”的大部隊中。

    “打新”熱潮涌動背后,是2021年作為全球企業IPO大年中,眾多年輕人試圖掘金。

    相關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券商開戶數據暴增三四成,90后年輕人最多。他們都在反問,在這個A股近10年最大上市潮,港股的新經濟公司扎推上市和中概股回歸潮、美股的大放水時代,為什么要錯過這場暴富盛宴?

    而資本市場從來沒有百分百的利益,更沒有毫無風險的投資行為,在Tech星球的采訪中,即便是擁有豐富經驗的投資者們也對“打新”有著意見分歧:有人認為,市場正火爆,打新是門穩定的生意;但有的人說,打新像舉著火把穿過火藥桶;還有的人認為,市場正在內卷。

    首次打新中簽,一支股大賺20萬 

    春川,職業:市場營銷

    記得很清楚,我中簽的日子很特別,2020年5月20日。當時的感覺就是開心瘋了,股票的價格也特別吉利,66元,我中了1000股,基數首先就很大,被我稱為“史上最大肉簽”。

    我基本上是佛系打新的,中簽之后趕緊問了在證券工作的朋友,朋友也很少打新,又給我問了他們公司的理財“大神”,對方說“一直拿著,開板之后下午再賣掉”。不得不說,這個建議真的挺好的,具體細節我記得不清楚了,好像是到13-14個漲停板的時候,上午突然開板了,因為聽了“大神”的建議,我就沒賣,下午又封住了,接著又是連著2個漲停,然后再開板的時候,我才收手走人。自己不專業就聽專業的,準沒錯。

    我炒股4年了,這是第一次打新成功。

    還有一個背景就是,當時抖音勢頭正盛,我中的這個股票也是傳媒概念股,而A股非常喜歡炒概念,所以我才能吃到很大的盈利。

    2021年A股IPO預測 來源:普華永道

    打新成功后,每天9點15分,很準時,股市一開市,我的股票就漲停了。那時頓時覺得上班很沒意思,每個月賺那么點錢,還天天苦逼哈哈的,再一看每天都有1.5萬元躺在賬戶里,上班還有什么勁兒啊。最難捱的是周末,周六周日兩天就像劫難,就希望趕緊快到周一,又能賺錢了。

    這筆錢我也沒怎么動,繼續在股市里放著做投資,給父母花了幾萬塊買了點東西表表孝心,然后帶著同事朋友吃了人均1500元的日料,味道感覺一般。但我還記得當時組里剛畢業的小孩羨慕的眼神,你想想,畢業生一年也就差不多10萬,我半個月賺了20萬,殺傷力太強了。

    我今年降薪去了一個創業公司,但是這個經歷讓我覺得是老天爺通過股票補償給我了。

    但我明白,股票這個東西還是虛,工作雖然辛苦,但都是一個字一個字敲出來的,一個方案一個策劃想出來的,它是踏實啊,股票會放大人性的貪婪,打新不是計劃,就是運氣。

    從打新小白到教小白打新,幫別人賺錢我很快樂

    峰哥,職業:前金融行業,現職業打新人

    首先來分析下各個市場打新的底層邏輯,A股打新太難,加上散戶太多,完全是當炮灰,中簽的概率幾乎相當于中彩票;而美股打新一般都是根據承銷商來分配,像是富途,老虎這樣的券商,從承銷商手中拿份額,再分一點給散戶,但給多少,給不給完全看承銷商心情了。如果一個股票非常受歡迎,承銷商是不愿意把份額給互聯網券商的,因為根本不愁賣。

    比如,前段時間的一家比利時的游戲公司,老虎和富途就一點新股份額都沒分到,全被大的投資機構瓜分了。2020年,美股打新唯一能算作頂流的也就是貝殼,這里面還是有很多關系的,因為騰訊是富途最大的股東,而貝殼的股東也是騰訊,等于說騰訊把它的一些股份釋放出來給到富途,幫助富途做業務,這才讓我們這些小散戶賺到了一點錢,但是像貝殼這樣的情況是非常難得的。

    像小鵬今年也很熱門,我當時只分到5股,一股10美金,一共就50美金,留著或不留影響不大。所以,普通散戶美股打新賺不了多少錢,一次賺個幾十美金或者幾百美金,還不夠費功夫的呢,還充滿太多不確定性,而港股打新就是一件性價比比較高的事情。

    拿我個人的經歷來說,算是給大家分享一個失敗的經歷。我畢業后一直在金融公司上班,位置在杭州金融中心,金融投資的氣氛很濃,機緣巧合下,我2017年就知道了港股打新,當時也跑了很多家銀行,天天打電話咨詢,做筆記查攻略,但就是辦不下來香港銀行卡,當時覺得這事兒可能很難,就放棄了,讓我錯過了很多財富積累的機會。

    再次認識港股打新就是很久之后了,大概是2020的上半年,這次算是真正搭上了車,辦成了香港銀行卡。

    港股打新其實不需要你對金融市場有多深刻的認知,就是套利,本身是很簡單無腦的一件事,給初中生講講他也能明白。

    后來,我就把自己的經歷和經驗分享出來,收獲財富的同時,也結識了很多朋友。很多大學生也在加入打新的熱潮中,說實話,他們涉事略淺,對金融市場也沒有多深了解,但打新成績也非常好,這就是港股打新最具魅力的地方。

    我能感覺到整個市場在變得越來越熱,像去年12月8日京東健康上市,申購人數是84萬多,前不久另外一支醫藥股已經達到了117萬,短短1個月時間內,人數增長了30多萬,是很可怕的,更別說快手上市,我認為快手會突歷史以來港股新股申購最高人數的記錄。

    我也虧過錢,當是有一個醫藥公司熱度特別高,加上醫藥股在港股本身也比較受認可,投資者名單也非常豪華,但沒想到一上市就破發了,還蠻意外的。

    但打新有賺有虧都是很正常的,相比于賺錢,虧錢會讓人記得更深刻一些,但不管是賺是虧,都要迅速出掉,去準備下一場新股IPO,不用沉浸在過去中簽的喜悅中,也不用因為虧錢而傷感,要一直往前看,因為新股源源不斷地來,總會把之前的喜悅或傷感沖淡

    現在我不僅自己打新,還幫助過很多想打新的人,幫他開新券商,我也賺取到傭金,等于說是在打新路上推新來者一把,幫他們獲得打新的金鑰匙,我覺得還是挺有價值的。

    美港股打新,像舉著火把穿過火藥桶

    何廣,職業:媒體人

    我還在上大學時就接觸股票了,但當時主要是小打小鬧,最近這兩年,家里給予了一些資金支持,才開始比較認真地做投資。A股、港股和美股我都有涉及。

    我第一次打新經歷和我的信仰有關,打新了理想汽車。我本身就是飯否的深度用戶,去年看到王興經常在飯否里面夸理想汽車,加上自己本身對增程路線也比較認可,所以就打新了理想汽車,沒想到第一次打新就成功中簽了,賺了大約200美金,其實是相當于蚊子肉了,但這激發了我持續打新的熱情。接著又申購了貝殼,也小賺了一筆。

    因為各個市場對于打新的政策和規則都不一樣,所以要分別看待。

    對于美港股打新,我是偏謹慎的。在大樣本下,美港股打新期望不是正的,不像A股,新股幾乎不存在破發的危險,但在美港股市場里破發還是很常見。這兩年美港股打新的火熱行情我也能夠理解,既跟市場對新經濟企業的偏好有關,也跟美聯儲的流動性釋放、中概股回歸香港等諸多因素有關。但這一熱潮是階段性的,長期來看,不會一直保持這么好的收益率,所以多數美港股的打新我是不參與的。

    而美港股的融資打新,比如“孖展”之類的操作,帶杠桿,我更不會去碰,一不小心,別說收益,極大可能本金都賠光。美港股的融資打新,在我看來,有點像舉著火把穿過火藥桶。畢竟,再好的股票也存在波動的風險。

    我是比較看好A股打新的,去年在A股中了兩個新股,新債若干,加起來有三萬多的收益,相比大佬們,我這個算是比較平庸的收益了,但A股打新其實很簡單,開好科創板、創業板和主板的賬戶,配置合適的打新門票、合適的市值,然后堅持去做就好了

    由于A股打新市值小、打新額度太少,中新股很難,所以要多配市值、忍受波動,對很多習慣了固定利率的人來說,確實難以接受。A股打新其實是和時間、概率交朋友的一個過程。

    半年猛賺70萬,打新門檻還是很高的

    曾可天,職業:互聯網大廠員工

    2020年5月,看了一個打新的帖子,覺得挺好玩的,就加入了打新的隊伍。第一次打新是一個醫藥股,其實也算是當時的熱門股,但競爭遠遠沒有現在這么激烈,首日就賺了100個點左右,那時候打的人都不太多,就感覺這個東西挺穩的,也沒什么人參與,相對也不影響工作。

    后來有一陣,很多股都在同一時期上市,認真比較了之后,選擇了電子煙股思摩爾,大概賺了150個點,后面又翻了3-4倍,加上我還融資了10倍,可以說賺到了超額利潤,身邊有用這一只股票賺200多萬的朋友,發財的人比比皆是。但是,像這樣的情況再也沒有出現過,因為股票是績優股,漲幅大,配額還多,是很難遇到的,因為撞車才能有這樣的收獲。

    還有去年上市的京東健康,不上漲的概率就和火星撞地球一樣,我的重點先放在了京東健康上,雖然分到的份額少,但也賺了十幾萬;又用少部分的錢去抄了泡泡瑪特,那時候泡泡瑪特其實還相當于有點炒概念,但我選擇搏一搏,也賺了8萬左右。

    大概10-11月的時候,市場行情很低迷,打新的參與者也很少,打新的熱情大大減弱,有一只股票發行估值很低,我挺看好的,就打新了,份額也配得挺多,拿到了30多萬的市值的股票。

    但上市首日基本上就在破發的邊緣,我就沒拋掉,次日就跌了十幾個點,第三日又接著跌,當時這股虧損了大概快10萬塊錢吧。打新這1年來,最多的時候1天就虧了20多萬。

    其實,大家只看到漲得時候很瘋狂,暴漲能漲五六十個點,但像港股市場,很多時候是瞬間就到頂了,拿普通散戶來說,突然漲個50個點你敢買嗎?大概率不敢買。然后市場就開始橫盤或者下跌,跌也是這樣暴跌的,跌起來也會把你跌得懷疑人生。

    這種割韭菜程度比A股恐怖得多,在A股,你想虧這么多其實很難,你閉著眼睛瞎買,一年都估計虧不了這么多,所以,很多人都只看到幸存者偏差。

    而且打新的門檻很高,一般人也進不來。舉個例子,現在電商平臺上搶茅臺,搶到一瓶茅臺能賺1000塊錢,但是你會發現搶茅臺,一個京東APP就有將近兩三百萬人在搶,那為什么打新現在就這么有熱情,也只有100多萬人參與而已。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參與打新,資本市場都會有個動態平衡,當真高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破發也會伴隨而來了,但是一般的新用戶是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的。而且,融資的額度都是固定的,池子里就那么多水,人多了,每個人就舀的少了,相當于被抽干了。

    打新現在“內卷”得厲害

    劉言,自由職業者

    2019年底,我開始加入打新大潮,剛開始就是無腦打新,什么分配規則,基本面都不看,投入的也不多。但當時的市場遠遠不像現在這么火爆,參與的人也很少,整個市場可以用“冷靜”和“冷清”來形容,指數上,港股也表現得不太好。

    2020年,越來越多公司在港股上市,加上很多企業二次上市,引發了回港潮,這就形成了一股企業涌入正面效應,越來越多受到公司追捧,錢都是找好公司的,而且港股的分配規則對小散戶非常友好,能盡量讓更多的散戶參與,市場氛圍變得特別好。

    但這就導致了一個內卷化的情況出現,很多公司看到申購者越來越多,就提高發行價,因為打新過度火爆,所以投資者只能用更高價去打新,而新來者又不愿意用這么高的溢價去接盤時,很多破發就發生了。

    我自己也在去年遭遇過這樣的情況,我看中了一只物業的股票,物業這個行業因為比較穩定其實是很被看好的,它的投資光環也很大,高瓴也投資了,我就融資了20萬去打新。但是上市前發現被超配了,被配了40萬, 一般情況下,打新申購很少會超配的,當時就覺得涼了,果然上市就破發了,損失了十多萬,可以算是我打新歷史上虧損最嚴重的一次。

    從這以后,我的打新就更加慎重了,幾乎每只招股書我都看,只打新自己看得懂的股票,因為我明白,打新絕不是沒有風險的事情,在投資市場上也不存在毫無風險的產品。

    很多新入市的投資者只看到了破發率低,看到很多股票首日就能翻倍,但是卻忽視了一個“隱含賠率”的問題,好的股票大家都在搶著打新,所以分配的額度也少,上漲后獲益的收益是有限的;但市場不看好的股票,當你打新時,會給你超額分配,破發之后所承擔的損失也是很大的。

    所以現在,大多數的打新我都不參與的,要明白,市場越來越內卷,新參與者肯定比那些老韭菜更吃虧。

    客服

    客戶在線溝通:

    電話

    184759303257*24小時客服服務熱線

    IPO打新,年輕人暴富第一課?
    作者:網絡轉載   創建時間:2021-01-27 12:29:09    閱讀量:1800

    IPO打新,年輕人暴富第一課?

    2021年剛開年,資本市場的熱情就迎來了第一個開門紅——國民級短視頻App快手即將在港股上市,引起了資本市場的關注。

    1月26日,“短視頻第一股”快手啟動招股,發售價格范圍在每股105港元-115港元之間,最終發售價及配售結果將于2月4日公布。以快手此次公布的發售價格區間計算,對應股份市值分別為4314億港元和4724億港元,估值超過預期的500億美元,介于556億至609億美元之間。

    1月26日,認購開始后,快手IPO“打新”比市場預測的還要火爆,認購開啟僅2分鐘,券商的融資額度便幾乎被一搶而空,而認購頁面的排隊人數則還有數萬人。

    數據顯示,截至17:26分,孖展總額已達850.34億港元,孖展超額認購已達80倍。另據稱有券商系統打新頁面26日出現宕機現象。最新消息顯示,因申購過于火爆,快手國際認購部分已足額,將提前在27日下午5時結束,比原計劃提前了兩天。

    各大互聯網券商們則在1個多月前便開始“支棱”起來,“打新快手送小米股票”、“融資10倍,輕松上乙組”,而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正快速加入到“打新”行列之中。他們也許不是快手的用戶,但卻興致勃勃要去資本市場里大干一場;他們有的從未炒過股,從“孖展”、“綠鞋”、“杠桿”這樣的基礎金融詞匯開始學起,有的甚至不了解“打新”為何物,只聽朋友推薦這事兒能賺錢,便加入佛系“打新”的大部隊中。

    “打新”熱潮涌動背后,是2021年作為全球企業IPO大年中,眾多年輕人試圖掘金。

    相關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券商開戶數據暴增三四成,90后年輕人最多。他們都在反問,在這個A股近10年最大上市潮,港股的新經濟公司扎推上市和中概股回歸潮、美股的大放水時代,為什么要錯過這場暴富盛宴?

    而資本市場從來沒有百分百的利益,更沒有毫無風險的投資行為,在Tech星球的采訪中,即便是擁有豐富經驗的投資者們也對“打新”有著意見分歧:有人認為,市場正火爆,打新是門穩定的生意;但有的人說,打新像舉著火把穿過火藥桶;還有的人認為,市場正在內卷。

    首次打新中簽,一支股大賺20萬 

    春川,職業:市場營銷

    記得很清楚,我中簽的日子很特別,2020年5月20日。當時的感覺就是開心瘋了,股票的價格也特別吉利,66元,我中了1000股,基數首先就很大,被我稱為“史上最大肉簽”。

    我基本上是佛系打新的,中簽之后趕緊問了在證券工作的朋友,朋友也很少打新,又給我問了他們公司的理財“大神”,對方說“一直拿著,開板之后下午再賣掉”。不得不說,這個建議真的挺好的,具體細節我記得不清楚了,好像是到13-14個漲停板的時候,上午突然開板了,因為聽了“大神”的建議,我就沒賣,下午又封住了,接著又是連著2個漲停,然后再開板的時候,我才收手走人。自己不專業就聽專業的,準沒錯。

    我炒股4年了,這是第一次打新成功。

    還有一個背景就是,當時抖音勢頭正盛,我中的這個股票也是傳媒概念股,而A股非常喜歡炒概念,所以我才能吃到很大的盈利。

    2021年A股IPO預測 來源:普華永道

    打新成功后,每天9點15分,很準時,股市一開市,我的股票就漲停了。那時頓時覺得上班很沒意思,每個月賺那么點錢,還天天苦逼哈哈的,再一看每天都有1.5萬元躺在賬戶里,上班還有什么勁兒啊。最難捱的是周末,周六周日兩天就像劫難,就希望趕緊快到周一,又能賺錢了。

    這筆錢我也沒怎么動,繼續在股市里放著做投資,給父母花了幾萬塊買了點東西表表孝心,然后帶著同事朋友吃了人均1500元的日料,味道感覺一般。但我還記得當時組里剛畢業的小孩羨慕的眼神,你想想,畢業生一年也就差不多10萬,我半個月賺了20萬,殺傷力太強了。

    我今年降薪去了一個創業公司,但是這個經歷讓我覺得是老天爺通過股票補償給我了。

    但我明白,股票這個東西還是虛,工作雖然辛苦,但都是一個字一個字敲出來的,一個方案一個策劃想出來的,它是踏實啊,股票會放大人性的貪婪,打新不是計劃,就是運氣。

    從打新小白到教小白打新,幫別人賺錢我很快樂

    峰哥,職業:前金融行業,現職業打新人

    首先來分析下各個市場打新的底層邏輯,A股打新太難,加上散戶太多,完全是當炮灰,中簽的概率幾乎相當于中彩票;而美股打新一般都是根據承銷商來分配,像是富途,老虎這樣的券商,從承銷商手中拿份額,再分一點給散戶,但給多少,給不給完全看承銷商心情了。如果一個股票非常受歡迎,承銷商是不愿意把份額給互聯網券商的,因為根本不愁賣。

    比如,前段時間的一家比利時的游戲公司,老虎和富途就一點新股份額都沒分到,全被大的投資機構瓜分了。2020年,美股打新唯一能算作頂流的也就是貝殼,這里面還是有很多關系的,因為騰訊是富途最大的股東,而貝殼的股東也是騰訊,等于說騰訊把它的一些股份釋放出來給到富途,幫助富途做業務,這才讓我們這些小散戶賺到了一點錢,但是像貝殼這樣的情況是非常難得的。

    像小鵬今年也很熱門,我當時只分到5股,一股10美金,一共就50美金,留著或不留影響不大。所以,普通散戶美股打新賺不了多少錢,一次賺個幾十美金或者幾百美金,還不夠費功夫的呢,還充滿太多不確定性,而港股打新就是一件性價比比較高的事情。

    拿我個人的經歷來說,算是給大家分享一個失敗的經歷。我畢業后一直在金融公司上班,位置在杭州金融中心,金融投資的氣氛很濃,機緣巧合下,我2017年就知道了港股打新,當時也跑了很多家銀行,天天打電話咨詢,做筆記查攻略,但就是辦不下來香港銀行卡,當時覺得這事兒可能很難,就放棄了,讓我錯過了很多財富積累的機會。

    再次認識港股打新就是很久之后了,大概是2020的上半年,這次算是真正搭上了車,辦成了香港銀行卡。

    港股打新其實不需要你對金融市場有多深刻的認知,就是套利,本身是很簡單無腦的一件事,給初中生講講他也能明白。

    后來,我就把自己的經歷和經驗分享出來,收獲財富的同時,也結識了很多朋友。很多大學生也在加入打新的熱潮中,說實話,他們涉事略淺,對金融市場也沒有多深了解,但打新成績也非常好,這就是港股打新最具魅力的地方。

    我能感覺到整個市場在變得越來越熱,像去年12月8日京東健康上市,申購人數是84萬多,前不久另外一支醫藥股已經達到了117萬,短短1個月時間內,人數增長了30多萬,是很可怕的,更別說快手上市,我認為快手會突歷史以來港股新股申購最高人數的記錄。

    我也虧過錢,當是有一個醫藥公司熱度特別高,加上醫藥股在港股本身也比較受認可,投資者名單也非常豪華,但沒想到一上市就破發了,還蠻意外的。

    但打新有賺有虧都是很正常的,相比于賺錢,虧錢會讓人記得更深刻一些,但不管是賺是虧,都要迅速出掉,去準備下一場新股IPO,不用沉浸在過去中簽的喜悅中,也不用因為虧錢而傷感,要一直往前看,因為新股源源不斷地來,總會把之前的喜悅或傷感沖淡

    現在我不僅自己打新,還幫助過很多想打新的人,幫他開新券商,我也賺取到傭金,等于說是在打新路上推新來者一把,幫他們獲得打新的金鑰匙,我覺得還是挺有價值的。

    美港股打新,像舉著火把穿過火藥桶

    何廣,職業:媒體人

    我還在上大學時就接觸股票了,但當時主要是小打小鬧,最近這兩年,家里給予了一些資金支持,才開始比較認真地做投資。A股、港股和美股我都有涉及。

    我第一次打新經歷和我的信仰有關,打新了理想汽車。我本身就是飯否的深度用戶,去年看到王興經常在飯否里面夸理想汽車,加上自己本身對增程路線也比較認可,所以就打新了理想汽車,沒想到第一次打新就成功中簽了,賺了大約200美金,其實是相當于蚊子肉了,但這激發了我持續打新的熱情。接著又申購了貝殼,也小賺了一筆。

    因為各個市場對于打新的政策和規則都不一樣,所以要分別看待。

    對于美港股打新,我是偏謹慎的。在大樣本下,美港股打新期望不是正的,不像A股,新股幾乎不存在破發的危險,但在美港股市場里破發還是很常見。這兩年美港股打新的火熱行情我也能夠理解,既跟市場對新經濟企業的偏好有關,也跟美聯儲的流動性釋放、中概股回歸香港等諸多因素有關。但這一熱潮是階段性的,長期來看,不會一直保持這么好的收益率,所以多數美港股的打新我是不參與的。

    而美港股的融資打新,比如“孖展”之類的操作,帶杠桿,我更不會去碰,一不小心,別說收益,極大可能本金都賠光。美港股的融資打新,在我看來,有點像舉著火把穿過火藥桶。畢竟,再好的股票也存在波動的風險。

    我是比較看好A股打新的,去年在A股中了兩個新股,新債若干,加起來有三萬多的收益,相比大佬們,我這個算是比較平庸的收益了,但A股打新其實很簡單,開好科創板、創業板和主板的賬戶,配置合適的打新門票、合適的市值,然后堅持去做就好了

    由于A股打新市值小、打新額度太少,中新股很難,所以要多配市值、忍受波動,對很多習慣了固定利率的人來說,確實難以接受。A股打新其實是和時間、概率交朋友的一個過程。

    半年猛賺70萬,打新門檻還是很高的

    曾可天,職業:互聯網大廠員工

    2020年5月,看了一個打新的帖子,覺得挺好玩的,就加入了打新的隊伍。第一次打新是一個醫藥股,其實也算是當時的熱門股,但競爭遠遠沒有現在這么激烈,首日就賺了100個點左右,那時候打的人都不太多,就感覺這個東西挺穩的,也沒什么人參與,相對也不影響工作。

    后來有一陣,很多股都在同一時期上市,認真比較了之后,選擇了電子煙股思摩爾,大概賺了150個點,后面又翻了3-4倍,加上我還融資了10倍,可以說賺到了超額利潤,身邊有用這一只股票賺200多萬的朋友,發財的人比比皆是。但是,像這樣的情況再也沒有出現過,因為股票是績優股,漲幅大,配額還多,是很難遇到的,因為撞車才能有這樣的收獲。

    還有去年上市的京東健康,不上漲的概率就和火星撞地球一樣,我的重點先放在了京東健康上,雖然分到的份額少,但也賺了十幾萬;又用少部分的錢去抄了泡泡瑪特,那時候泡泡瑪特其實還相當于有點炒概念,但我選擇搏一搏,也賺了8萬左右。

    大概10-11月的時候,市場行情很低迷,打新的參與者也很少,打新的熱情大大減弱,有一只股票發行估值很低,我挺看好的,就打新了,份額也配得挺多,拿到了30多萬的市值的股票。

    但上市首日基本上就在破發的邊緣,我就沒拋掉,次日就跌了十幾個點,第三日又接著跌,當時這股虧損了大概快10萬塊錢吧。打新這1年來,最多的時候1天就虧了20多萬。

    其實,大家只看到漲得時候很瘋狂,暴漲能漲五六十個點,但像港股市場,很多時候是瞬間就到頂了,拿普通散戶來說,突然漲個50個點你敢買嗎?大概率不敢買。然后市場就開始橫盤或者下跌,跌也是這樣暴跌的,跌起來也會把你跌得懷疑人生。

    這種割韭菜程度比A股恐怖得多,在A股,你想虧這么多其實很難,你閉著眼睛瞎買,一年都估計虧不了這么多,所以,很多人都只看到幸存者偏差。

    而且打新的門檻很高,一般人也進不來。舉個例子,現在電商平臺上搶茅臺,搶到一瓶茅臺能賺1000塊錢,但是你會發現搶茅臺,一個京東APP就有將近兩三百萬人在搶,那為什么打新現在就這么有熱情,也只有100多萬人參與而已。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參與打新,資本市場都會有個動態平衡,當真高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破發也會伴隨而來了,但是一般的新用戶是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的。而且,融資的額度都是固定的,池子里就那么多水,人多了,每個人就舀的少了,相當于被抽干了。

    打新現在“內卷”得厲害

    劉言,自由職業者

    2019年底,我開始加入打新大潮,剛開始就是無腦打新,什么分配規則,基本面都不看,投入的也不多。但當時的市場遠遠不像現在這么火爆,參與的人也很少,整個市場可以用“冷靜”和“冷清”來形容,指數上,港股也表現得不太好。

    2020年,越來越多公司在港股上市,加上很多企業二次上市,引發了回港潮,這就形成了一股企業涌入正面效應,越來越多受到公司追捧,錢都是找好公司的,而且港股的分配規則對小散戶非常友好,能盡量讓更多的散戶參與,市場氛圍變得特別好。

    但這就導致了一個內卷化的情況出現,很多公司看到申購者越來越多,就提高發行價,因為打新過度火爆,所以投資者只能用更高價去打新,而新來者又不愿意用這么高的溢價去接盤時,很多破發就發生了。

    我自己也在去年遭遇過這樣的情況,我看中了一只物業的股票,物業這個行業因為比較穩定其實是很被看好的,它的投資光環也很大,高瓴也投資了,我就融資了20萬去打新。但是上市前發現被超配了,被配了40萬, 一般情況下,打新申購很少會超配的,當時就覺得涼了,果然上市就破發了,損失了十多萬,可以算是我打新歷史上虧損最嚴重的一次。

    從這以后,我的打新就更加慎重了,幾乎每只招股書我都看,只打新自己看得懂的股票,因為我明白,打新絕不是沒有風險的事情,在投資市場上也不存在毫無風險的產品。

    很多新入市的投資者只看到了破發率低,看到很多股票首日就能翻倍,但是卻忽視了一個“隱含賠率”的問題,好的股票大家都在搶著打新,所以分配的額度也少,上漲后獲益的收益是有限的;但市場不看好的股票,當你打新時,會給你超額分配,破發之后所承擔的損失也是很大的。

    所以現在,大多數的打新我都不參與的,要明白,市場越來越內卷,新參與者肯定比那些老韭菜更吃虧。

    IPO打新,年輕人暴富第一課?
    2021-01-27 12:29:09   來源:網絡轉載

    IPO打新,年輕人暴富第一課?

    2021年剛開年,資本市場的熱情就迎來了第一個開門紅——國民級短視頻App快手即將在港股上市,引起了資本市場的關注。

    1月26日,“短視頻第一股”快手啟動招股,發售價格范圍在每股105港元-115港元之間,最終發售價及配售結果將于2月4日公布。以快手此次公布的發售價格區間計算,對應股份市值分別為4314億港元和4724億港元,估值超過預期的500億美元,介于556億至609億美元之間。

    1月26日,認購開始后,快手IPO“打新”比市場預測的還要火爆,認購開啟僅2分鐘,券商的融資額度便幾乎被一搶而空,而認購頁面的排隊人數則還有數萬人。

    數據顯示,截至17:26分,孖展總額已達850.34億港元,孖展超額認購已達80倍。另據稱有券商系統打新頁面26日出現宕機現象。最新消息顯示,因申購過于火爆,快手國際認購部分已足額,將提前在27日下午5時結束,比原計劃提前了兩天。

    各大互聯網券商們則在1個多月前便開始“支棱”起來,“打新快手送小米股票”、“融資10倍,輕松上乙組”,而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正快速加入到“打新”行列之中。他們也許不是快手的用戶,但卻興致勃勃要去資本市場里大干一場;他們有的從未炒過股,從“孖展”、“綠鞋”、“杠桿”這樣的基礎金融詞匯開始學起,有的甚至不了解“打新”為何物,只聽朋友推薦這事兒能賺錢,便加入佛系“打新”的大部隊中。

    “打新”熱潮涌動背后,是2021年作為全球企業IPO大年中,眾多年輕人試圖掘金。

    相關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券商開戶數據暴增三四成,90后年輕人最多。他們都在反問,在這個A股近10年最大上市潮,港股的新經濟公司扎推上市和中概股回歸潮、美股的大放水時代,為什么要錯過這場暴富盛宴?

    而資本市場從來沒有百分百的利益,更沒有毫無風險的投資行為,在Tech星球的采訪中,即便是擁有豐富經驗的投資者們也對“打新”有著意見分歧:有人認為,市場正火爆,打新是門穩定的生意;但有的人說,打新像舉著火把穿過火藥桶;還有的人認為,市場正在內卷。

    首次打新中簽,一支股大賺20萬 

    春川,職業:市場營銷

    記得很清楚,我中簽的日子很特別,2020年5月20日。當時的感覺就是開心瘋了,股票的價格也特別吉利,66元,我中了1000股,基數首先就很大,被我稱為“史上最大肉簽”。

    我基本上是佛系打新的,中簽之后趕緊問了在證券工作的朋友,朋友也很少打新,又給我問了他們公司的理財“大神”,對方說“一直拿著,開板之后下午再賣掉”。不得不說,這個建議真的挺好的,具體細節我記得不清楚了,好像是到13-14個漲停板的時候,上午突然開板了,因為聽了“大神”的建議,我就沒賣,下午又封住了,接著又是連著2個漲停,然后再開板的時候,我才收手走人。自己不專業就聽專業的,準沒錯。

    我炒股4年了,這是第一次打新成功。

    還有一個背景就是,當時抖音勢頭正盛,我中的這個股票也是傳媒概念股,而A股非常喜歡炒概念,所以我才能吃到很大的盈利。

    2021年A股IPO預測 來源:普華永道

    打新成功后,每天9點15分,很準時,股市一開市,我的股票就漲停了。那時頓時覺得上班很沒意思,每個月賺那么點錢,還天天苦逼哈哈的,再一看每天都有1.5萬元躺在賬戶里,上班還有什么勁兒啊。最難捱的是周末,周六周日兩天就像劫難,就希望趕緊快到周一,又能賺錢了。

    這筆錢我也沒怎么動,繼續在股市里放著做投資,給父母花了幾萬塊買了點東西表表孝心,然后帶著同事朋友吃了人均1500元的日料,味道感覺一般。但我還記得當時組里剛畢業的小孩羨慕的眼神,你想想,畢業生一年也就差不多10萬,我半個月賺了20萬,殺傷力太強了。

    我今年降薪去了一個創業公司,但是這個經歷讓我覺得是老天爺通過股票補償給我了。

    但我明白,股票這個東西還是虛,工作雖然辛苦,但都是一個字一個字敲出來的,一個方案一個策劃想出來的,它是踏實啊,股票會放大人性的貪婪,打新不是計劃,就是運氣。

    從打新小白到教小白打新,幫別人賺錢我很快樂

    峰哥,職業:前金融行業,現職業打新人

    首先來分析下各個市場打新的底層邏輯,A股打新太難,加上散戶太多,完全是當炮灰,中簽的概率幾乎相當于中彩票;而美股打新一般都是根據承銷商來分配,像是富途,老虎這樣的券商,從承銷商手中拿份額,再分一點給散戶,但給多少,給不給完全看承銷商心情了。如果一個股票非常受歡迎,承銷商是不愿意把份額給互聯網券商的,因為根本不愁賣。

    比如,前段時間的一家比利時的游戲公司,老虎和富途就一點新股份額都沒分到,全被大的投資機構瓜分了。2020年,美股打新唯一能算作頂流的也就是貝殼,這里面還是有很多關系的,因為騰訊是富途最大的股東,而貝殼的股東也是騰訊,等于說騰訊把它的一些股份釋放出來給到富途,幫助富途做業務,這才讓我們這些小散戶賺到了一點錢,但是像貝殼這樣的情況是非常難得的。

    像小鵬今年也很熱門,我當時只分到5股,一股10美金,一共就50美金,留著或不留影響不大。所以,普通散戶美股打新賺不了多少錢,一次賺個幾十美金或者幾百美金,還不夠費功夫的呢,還充滿太多不確定性,而港股打新就是一件性價比比較高的事情。

    拿我個人的經歷來說,算是給大家分享一個失敗的經歷。我畢業后一直在金融公司上班,位置在杭州金融中心,金融投資的氣氛很濃,機緣巧合下,我2017年就知道了港股打新,當時也跑了很多家銀行,天天打電話咨詢,做筆記查攻略,但就是辦不下來香港銀行卡,當時覺得這事兒可能很難,就放棄了,讓我錯過了很多財富積累的機會。

    再次認識港股打新就是很久之后了,大概是2020的上半年,這次算是真正搭上了車,辦成了香港銀行卡。

    港股打新其實不需要你對金融市場有多深刻的認知,就是套利,本身是很簡單無腦的一件事,給初中生講講他也能明白。

    后來,我就把自己的經歷和經驗分享出來,收獲財富的同時,也結識了很多朋友。很多大學生也在加入打新的熱潮中,說實話,他們涉事略淺,對金融市場也沒有多深了解,但打新成績也非常好,這就是港股打新最具魅力的地方。

    我能感覺到整個市場在變得越來越熱,像去年12月8日京東健康上市,申購人數是84萬多,前不久另外一支醫藥股已經達到了117萬,短短1個月時間內,人數增長了30多萬,是很可怕的,更別說快手上市,我認為快手會突歷史以來港股新股申購最高人數的記錄。

    我也虧過錢,當是有一個醫藥公司熱度特別高,加上醫藥股在港股本身也比較受認可,投資者名單也非常豪華,但沒想到一上市就破發了,還蠻意外的。

    但打新有賺有虧都是很正常的,相比于賺錢,虧錢會讓人記得更深刻一些,但不管是賺是虧,都要迅速出掉,去準備下一場新股IPO,不用沉浸在過去中簽的喜悅中,也不用因為虧錢而傷感,要一直往前看,因為新股源源不斷地來,總會把之前的喜悅或傷感沖淡

    現在我不僅自己打新,還幫助過很多想打新的人,幫他開新券商,我也賺取到傭金,等于說是在打新路上推新來者一把,幫他們獲得打新的金鑰匙,我覺得還是挺有價值的。

    美港股打新,像舉著火把穿過火藥桶

    何廣,職業:媒體人

    我還在上大學時就接觸股票了,但當時主要是小打小鬧,最近這兩年,家里給予了一些資金支持,才開始比較認真地做投資。A股、港股和美股我都有涉及。

    我第一次打新經歷和我的信仰有關,打新了理想汽車。我本身就是飯否的深度用戶,去年看到王興經常在飯否里面夸理想汽車,加上自己本身對增程路線也比較認可,所以就打新了理想汽車,沒想到第一次打新就成功中簽了,賺了大約200美金,其實是相當于蚊子肉了,但這激發了我持續打新的熱情。接著又申購了貝殼,也小賺了一筆。

    因為各個市場對于打新的政策和規則都不一樣,所以要分別看待。

    對于美港股打新,我是偏謹慎的。在大樣本下,美港股打新期望不是正的,不像A股,新股幾乎不存在破發的危險,但在美港股市場里破發還是很常見。這兩年美港股打新的火熱行情我也能夠理解,既跟市場對新經濟企業的偏好有關,也跟美聯儲的流動性釋放、中概股回歸香港等諸多因素有關。但這一熱潮是階段性的,長期來看,不會一直保持這么好的收益率,所以多數美港股的打新我是不參與的。

    而美港股的融資打新,比如“孖展”之類的操作,帶杠桿,我更不會去碰,一不小心,別說收益,極大可能本金都賠光。美港股的融資打新,在我看來,有點像舉著火把穿過火藥桶。畢竟,再好的股票也存在波動的風險。

    我是比較看好A股打新的,去年在A股中了兩個新股,新債若干,加起來有三萬多的收益,相比大佬們,我這個算是比較平庸的收益了,但A股打新其實很簡單,開好科創板、創業板和主板的賬戶,配置合適的打新門票、合適的市值,然后堅持去做就好了

    由于A股打新市值小、打新額度太少,中新股很難,所以要多配市值、忍受波動,對很多習慣了固定利率的人來說,確實難以接受。A股打新其實是和時間、概率交朋友的一個過程。

    半年猛賺70萬,打新門檻還是很高的

    曾可天,職業:互聯網大廠員工

    2020年5月,看了一個打新的帖子,覺得挺好玩的,就加入了打新的隊伍。第一次打新是一個醫藥股,其實也算是當時的熱門股,但競爭遠遠沒有現在這么激烈,首日就賺了100個點左右,那時候打的人都不太多,就感覺這個東西挺穩的,也沒什么人參與,相對也不影響工作。

    后來有一陣,很多股都在同一時期上市,認真比較了之后,選擇了電子煙股思摩爾,大概賺了150個點,后面又翻了3-4倍,加上我還融資了10倍,可以說賺到了超額利潤,身邊有用這一只股票賺200多萬的朋友,發財的人比比皆是。但是,像這樣的情況再也沒有出現過,因為股票是績優股,漲幅大,配額還多,是很難遇到的,因為撞車才能有這樣的收獲。

    還有去年上市的京東健康,不上漲的概率就和火星撞地球一樣,我的重點先放在了京東健康上,雖然分到的份額少,但也賺了十幾萬;又用少部分的錢去抄了泡泡瑪特,那時候泡泡瑪特其實還相當于有點炒概念,但我選擇搏一搏,也賺了8萬左右。

    大概10-11月的時候,市場行情很低迷,打新的參與者也很少,打新的熱情大大減弱,有一只股票發行估值很低,我挺看好的,就打新了,份額也配得挺多,拿到了30多萬的市值的股票。

    但上市首日基本上就在破發的邊緣,我就沒拋掉,次日就跌了十幾個點,第三日又接著跌,當時這股虧損了大概快10萬塊錢吧。打新這1年來,最多的時候1天就虧了20多萬。

    其實,大家只看到漲得時候很瘋狂,暴漲能漲五六十個點,但像港股市場,很多時候是瞬間就到頂了,拿普通散戶來說,突然漲個50個點你敢買嗎?大概率不敢買。然后市場就開始橫盤或者下跌,跌也是這樣暴跌的,跌起來也會把你跌得懷疑人生。

    這種割韭菜程度比A股恐怖得多,在A股,你想虧這么多其實很難,你閉著眼睛瞎買,一年都估計虧不了這么多,所以,很多人都只看到幸存者偏差。

    而且打新的門檻很高,一般人也進不來。舉個例子,現在電商平臺上搶茅臺,搶到一瓶茅臺能賺1000塊錢,但是你會發現搶茅臺,一個京東APP就有將近兩三百萬人在搶,那為什么打新現在就這么有熱情,也只有100多萬人參與而已。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參與打新,資本市場都會有個動態平衡,當真高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破發也會伴隨而來了,但是一般的新用戶是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的。而且,融資的額度都是固定的,池子里就那么多水,人多了,每個人就舀的少了,相當于被抽干了。

    打新現在“內卷”得厲害

    劉言,自由職業者

    2019年底,我開始加入打新大潮,剛開始就是無腦打新,什么分配規則,基本面都不看,投入的也不多。但當時的市場遠遠不像現在這么火爆,參與的人也很少,整個市場可以用“冷靜”和“冷清”來形容,指數上,港股也表現得不太好。

    2020年,越來越多公司在港股上市,加上很多企業二次上市,引發了回港潮,這就形成了一股企業涌入正面效應,越來越多受到公司追捧,錢都是找好公司的,而且港股的分配規則對小散戶非常友好,能盡量讓更多的散戶參與,市場氛圍變得特別好。

    但這就導致了一個內卷化的情況出現,很多公司看到申購者越來越多,就提高發行價,因為打新過度火爆,所以投資者只能用更高價去打新,而新來者又不愿意用這么高的溢價去接盤時,很多破發就發生了。

    我自己也在去年遭遇過這樣的情況,我看中了一只物業的股票,物業這個行業因為比較穩定其實是很被看好的,它的投資光環也很大,高瓴也投資了,我就融資了20萬去打新。但是上市前發現被超配了,被配了40萬, 一般情況下,打新申購很少會超配的,當時就覺得涼了,果然上市就破發了,損失了十多萬,可以算是我打新歷史上虧損最嚴重的一次。

    從這以后,我的打新就更加慎重了,幾乎每只招股書我都看,只打新自己看得懂的股票,因為我明白,打新絕不是沒有風險的事情,在投資市場上也不存在毫無風險的產品。

    很多新入市的投資者只看到了破發率低,看到很多股票首日就能翻倍,但是卻忽視了一個“隱含賠率”的問題,好的股票大家都在搶著打新,所以分配的額度也少,上漲后獲益的收益是有限的;但市場不看好的股票,當你打新時,會給你超額分配,破發之后所承擔的損失也是很大的。

    所以現在,大多數的打新我都不參與的,要明白,市場越來越內卷,新參與者肯定比那些老韭菜更吃虧。

    微信咨詢
    關注公眾號

    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

    18475930325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

    地址:廣東省湛江市赤坎區東園西18號

    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

    微信咨詢
    關注公眾號
    国产对白高清,国产对白精品刺激一区二区,国产对白在线,国产对白在线视频,国产多毛XXXXX性喷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