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r1ove"><xmp id="r1ove"><meter id="r1ove"></meter></xmp></nav>
    <dfn id="r1ove"></dfn>
      <dfn id="r1ove"></dfn>
    <noscript id="r1ove"><track id="r1ove"></track></noscript>

        <dfn id="r1ove"><i id="r1ove"></i></dfn>

        <dfn id="r1ove"></dfn><span id="r1ove"></span>
          <dfn id="r1ove"></dfn>
        <s id="r1ove"><i id="r1ove"><nav id="r1ove"></nav></i></s>

      1. 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
        歡迎來到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
        為企業創造價值, 我們懂技術, 更懂營銷!
        “國家雙減出臺,我被字節裁了!”
        作者:網絡轉載   創建時間:2021-08-06 12:58:00    閱讀量:1632

        2“國家雙減出臺,我被字節裁了!”

        8月5日消息,字節跳動旗下大力教育宣布裁員 ,部分人員將轉崗或投入新項目。目前,大力教育旗下瓜瓜龍、清北網校、你拍一等項目都開始實行n+2補償計劃,素質教育和大力智能臺燈硬件部門暫受影響較小。

        圖片來源: 網絡

        兩個月前,在線教育行業遭遇裁員大潮時,大力教育CEO陳林還充滿信心地表示,公司不僅沒有裁員計劃,且正在爭取其他教育機構暫停入職的候選人。

        然而,兩個月后,看似“不斷壯大”著的大力教育,卻突然一個踉蹌走向了“裁撤”結局。

        圖片來源:網絡

        把不好政策脈 “大力”突崩塌

        近年在線教育行業在資本推動下迅速擴張,一些企業燒錢逐利的本質也逐步顯現,行業不斷被爆出誘導消費、虛假宣傳、管理混亂、霸王條款等亂象。為了獲取客戶,“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式的“販賣焦慮”成為不少教培機構的核心銷售技巧,將教育拖入內卷的漩渦。

        去年7月起,教育部等六部門就已開始大力整頓線上培訓機構。13.6萬家在線教育機構在去年注銷,意味著在線教育野蠻生長時代的結束。今年1月18日,中紀委網站發布《資本漩渦下的在線教育》一文,直指在線教育存在虛假宣傳、資金鏈斷裂、盲目擴張、資本助推致內耗嚴重等一系列問題。5月,北京市市場監管局對“猿輔導”和“作業幫”處以警告并頂格罰款250萬元,引發在線教育行業“裁員潮”。

        在這波裁員狂潮中,大力教育獨樹一幟。6月,陳林在一場內部講話中態度積極地表示,大力教育不會裁員,且管理層對教育板塊非常有信心,也有耐心,未來將持續投入。

        此前,盡管面對在線教育監管收緊,大力教育還宣布將于未來4個月內開展一輪大規模招聘,目標一萬人,涵蓋教研教學、研發、運營、產品、設計等多個崗位。按大力教育去年員工數已突破一萬計算,若本輪招聘完成,其員工規模將超2萬人。

        為何大力教育在6月教培裁員潮已然到來時仍信心滿滿,而在8月突然信心崩塌?

        大力教育的大裁員,與近日連續出臺的“雙減”意見及“三孩”政策配套措施不無關聯。兩項政策分別提出為家長及學生“減負”,一方面減輕家庭教育支出,另一方面嚴禁校外培訓機構資本化運作,防止良心行業變成逐利產業。這讓人們更加深切地意識到,教育的變革與發展,不僅關乎每個家庭如何“教育孩子”,更與國家層面的宏觀考量息息相關。

        中國經濟的快速騰飛,離不開人口第一大國的底蘊和積累。但目前,國內人口面臨愈發嚴峻的結構化挑戰。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顯示,中國人口老齡化程度進一步加深,伴隨著生育率降低,勞動年齡人口正在減少。2020年,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26402萬人,占比18.70%;育齡婦女總和生育率為1.3,已處于較低水平;相比2010年,16歲至59歲勞動年齡人口減少4000多萬人……國之根本,在于國民。若無視這一趨勢,人口老齡化對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將在未來逐步顯現。

        前幾年開始實施的“二孩”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生育率提升。今年,生育政策再加碼,“三孩”政策正式出臺。

        但允許生三孩,和大眾愿不愿意生三孩,還是兩碼事。養育孩子的成本,讓部分父母望而卻步,年輕人整體生育意愿偏低。當年輕父母們抱怨著連一個孩子都快養不起的時候,又如何會去考慮生第二、第三個呢?

        “在中國,養一個孩子到他/她工作需要花多少錢?”這一問題近年持續引發人們的討論。知乎上針對這一問題的高贊回答,給出的答案是:62萬-198萬。而這還是沒算上看病、旅游等“靈活性開支”的“基礎版”養娃開銷。作為對比,2020年我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32189元。這樣一看,年輕父母確實“壓力山大”。

        給年輕父母們減輕養娃的經濟負擔,或許能讓他們騰出錢來,有意愿多養幾個娃。中辦、國辦近日印發的《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雙減”意見),其提出目標之一,就是1年內有效減輕家庭教育支出,且“3年內成效顯著”。

        而另一項同在7月發布的“三孩”政策配套措施,也提到了“平衡家庭和學校教育負擔,嚴格規范校外培訓”等內容。

        這樣一來,站在更高一點的層面上看,教育培訓機構如今面對的這輪“從嚴治理”,顯得意義深遠。

        砸下數十億,大力教育真不為盈利?

        作為最早跟隨張一鳴的元老級員工,陳林曾負責字節跳動旗下明星產品今日頭條,并擔任字節創新業務部門負責人。委任陳林擔綱大力教育,可見字節跳動內部對教育業務的重視。

        出于對教育業務前景的看好,大力教育曾被字節跳動寄予厚望。據媒體報道,2020年字節教育業務的整體預算近40億元。且在未來五年,字節還計劃以每年百億元的規模持續注資教育行業,并做好了三年甚至更長時間不盈利的準備。

        而實際上,在線教育行業投入的巨額資金中,真正用于課程研發的并不多。據“新華視點”報道,以“跟誰學”為例,其2020年第三季度的研發費用是2.2億元,而銷售和營銷費用為20.56億元,是研發費用的9.3倍。

        字節短期內的“不盈利”,更多是為了“放長線釣大魚”所做的鋪墊。大力教育剛成立時,陳林在回應“為何字節做教育一年多仍無顯著成績”的問題時曾表示,教育需要看長期,不論是產品打磨、服務,還是用戶口碑,短期很難跑出來,而這些工作都很花時間。

        相比學而思、猿輔導、作業幫等重量級參與者,字節跳動入局教育行業可以說是“半路出家”。但背靠“流量引擎”字節跳動,在面對教育行業普遍存在的流量貴、獲客難問題時,具有先天優勢,被外界視為行業的“強大競爭對手?!痹诰揞~資金和人力成本加持下,字節的教育業務成長迅速。

        2018年,字節跳動開始發力教育行業。先是對標VIPKID,推出其首款少兒英語產品GOGOKID;之后收購了學霸君的To B業務AI學,以及成人教育產品開言英語。

        2019年,字節跳動將目光瞄準K12賽道,先后收購了清北網校和極課大數據,推出 “大力課堂”和“大力小班”,分別主打在線大班和小班直播課。

        2020年,張一鳴在全員信中指出,教育正式成為頭條系繼圖文分發、短視頻分發之后的第3個戰略重點。在這一年時間里,字節跳動先后推出了瓜瓜龍英語、瓜瓜龍思維、瓜瓜龍語文等學科產品,并收購數理思維教育產品“你拍一”,持續加碼素質教育。至此,字節跳動通過內部孵化、收購等手段,已初步打造出屬于自己的教育版圖,業務覆蓋Pre-k、K12、成人教育等各個年齡階段。

        2020年10月29日,字節跳動宣布啟用全新獨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承接所有教育產品及業務,并正式切入教育硬件領域——上線首款大力智能作業燈。兩款大力智能燈產品在天貓上推出半年,收獲了近一千萬銷售額。

        今年3月30日舉行的字節跳動九周年慶上,張一鳴將大力智能列為公司七大有進展的業務之一。

        然而,隨著字節跳動宣布裁員消息,誕生僅10個月的大力教育,最終沒能逃過在線教育機構的這場大潰敗。

        教育不該是“按資分配”的賺錢工具

        拋開宏觀政策原因,單從市場角度看,近年大量資本涌入教育行業,確實破壞了正常教育生態。在資本的大力投入下,校外培訓機構數量猛增,以“狂轟濫炸”式的營銷手段,向全社會販賣“教育內卷”焦慮,與互聯網公司們爭奪流量的競爭別無二致。

        這讓本來可以促進教育公平、普惠的線上教育,淪為了“按資分配”的賺錢工具。

        為此,“雙減”意見中出臺了幾項關鍵性舉措。

        第一,學科類培訓機構將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其收費納入政府指導價管理,由各地政府科學合理確定計價辦法,明確收費標準。

        第二,嚴禁資本化運作。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嚴禁資本化運作,上市公司不得通過股票市場融資投資,不得通過發行股份或支付現金等方式購買有關資產。已違規的,要進行清理整治。

        “非營利性”“嚴禁資本化運作”這幾個關鍵詞,讓教育培訓行業今后再難成為資本撈錢的工具?!半p減”意見出臺后,已經連跌了幾個月的教育股再次全線大跌。擁有數萬名員工的教育機構,既然未來無法再盈利,面臨的無非是關停裁員或轉型兩條出路。

        在正常教育教學秩序得到規范后,學生也將回歸校園教育主陣地。但從某種程度上說,只要高考、中考等擇優淘汰式的選拔仍在,“內卷”帶來的課外培訓需求就不會真正消失。

        我們的鄰國韓國,在上世紀末也經歷了一場相似的“教育變革”。

        上世紀80年代,韓國政府出臺“教育正?;c解決課外補習過熱方案”,禁止一切課外補習班,同時對高考制度進行改革,取消大學入學考試,引入推薦制以緩解應試教育壓力。當時,韓國小學至高中生中,有15%的人參加課外補習,家長僅在這一項上的花費就高達3275億韓元。

        但政策出臺后的實際情況卻是,補習班轉為地下,家教費用上升,成為富人才能享受的教育資源,導致階級化差異不斷擴大。

        在中低收入家庭的強烈要求下,韓國總統教育改革委員會1995年出臺了《教育改革新方案》,認可了影子教育(課外輔導對公共教育的補充)的合法地位。但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將其控制在合理范圍內。例如補貼公立學校和教師,以提高其競爭力;優化高考政策、淡化唯分數論,不讓補習班過熱等。2000年5月,韓國政府最終允許校外培訓,給出的理由是“禁止補習侵犯了兒童的受教育權”。

        隨著中國“雙減”意見的出臺,曾經在資本簇擁下“野蠻生長”的教培行業迎來“巨震”,或有一批如大力教育的機構將就此撤出。然而與韓國情況不同的是,“雙減”意見還提到需做強做優免費線上學習服務,推動教育資源均衡發展,促進教育公平。結合未來改變經營模式,轉為“非營利性”的教育機構,或能有效避免一刀切式的“韓國減負”引發的教育資源分配不均問題。

        把握不準政策的虧

        字節不是第一次吃

        字節跳動并非第一次因把握政策失策而吃下大虧。上一次其進行較大規模的裁員是在今年1月。當時,字節跳動旗下短視頻APP TikTok在印度已被封禁半年,而印度電子和信息技術部在最新通知中宣布,對TikTok以及其他58款中資手機APP實施永久封禁。由于不知道“如何以及何時解禁”,字節宣布在印度裁員。

        印度曾是TikTok最大的海外市場,用戶超過2億人。2020年6月,印度人花在短視頻應用上的時間為1650億分鐘,而Tiktok在其中的占比達到90%。但自2020年以來,印度多次以所謂維護國家安全為借口,封禁中資背景的手機APP。

        Tiktok在今年1月發表的聲明中稱,即便公司并不認同印度政府的決定,但一直努力遵守相關規定?!傲钊松罡羞z憾的是,在支持印度的2000多名員工半年多之后,我們已經別無選擇,只能減少員工數量?!?/p>

        據印度媒體報道,Tiktok當時的裁員比例接近員工總數的90%,但仍保留了250人左右的核心團隊。不少Tiktok印度員工在聲明發表的當天即收到解職信,并被要求在一周內辦理離職手續。

        而宏觀政策走向,在近年更加復雜多變的全球政治背景下,越來越成為影響行業、企業發展的最關鍵要素之一。

        “國家雙減出臺,我被字節裁了!”
        2021-08-06 12:58:00   來源:網絡轉載

        2“國家雙減出臺,我被字節裁了!”

        8月5日消息,字節跳動旗下大力教育宣布裁員 ,部分人員將轉崗或投入新項目。目前,大力教育旗下瓜瓜龍、清北網校、你拍一等項目都開始實行n+2補償計劃,素質教育和大力智能臺燈硬件部門暫受影響較小。

        圖片來源: 網絡

        兩個月前,在線教育行業遭遇裁員大潮時,大力教育CEO陳林還充滿信心地表示,公司不僅沒有裁員計劃,且正在爭取其他教育機構暫停入職的候選人。

        然而,兩個月后,看似“不斷壯大”著的大力教育,卻突然一個踉蹌走向了“裁撤”結局。

        圖片來源:網絡

        把不好政策脈 “大力”突崩塌

        近年在線教育行業在資本推動下迅速擴張,一些企業燒錢逐利的本質也逐步顯現,行業不斷被爆出誘導消費、虛假宣傳、管理混亂、霸王條款等亂象。為了獲取客戶,“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式的“販賣焦慮”成為不少教培機構的核心銷售技巧,將教育拖入內卷的漩渦。

        去年7月起,教育部等六部門就已開始大力整頓線上培訓機構。13.6萬家在線教育機構在去年注銷,意味著在線教育野蠻生長時代的結束。今年1月18日,中紀委網站發布《資本漩渦下的在線教育》一文,直指在線教育存在虛假宣傳、資金鏈斷裂、盲目擴張、資本助推致內耗嚴重等一系列問題。5月,北京市市場監管局對“猿輔導”和“作業幫”處以警告并頂格罰款250萬元,引發在線教育行業“裁員潮”。

        在這波裁員狂潮中,大力教育獨樹一幟。6月,陳林在一場內部講話中態度積極地表示,大力教育不會裁員,且管理層對教育板塊非常有信心,也有耐心,未來將持續投入。

        此前,盡管面對在線教育監管收緊,大力教育還宣布將于未來4個月內開展一輪大規模招聘,目標一萬人,涵蓋教研教學、研發、運營、產品、設計等多個崗位。按大力教育去年員工數已突破一萬計算,若本輪招聘完成,其員工規模將超2萬人。

        為何大力教育在6月教培裁員潮已然到來時仍信心滿滿,而在8月突然信心崩塌?

        大力教育的大裁員,與近日連續出臺的“雙減”意見及“三孩”政策配套措施不無關聯。兩項政策分別提出為家長及學生“減負”,一方面減輕家庭教育支出,另一方面嚴禁校外培訓機構資本化運作,防止良心行業變成逐利產業。這讓人們更加深切地意識到,教育的變革與發展,不僅關乎每個家庭如何“教育孩子”,更與國家層面的宏觀考量息息相關。

        中國經濟的快速騰飛,離不開人口第一大國的底蘊和積累。但目前,國內人口面臨愈發嚴峻的結構化挑戰。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顯示,中國人口老齡化程度進一步加深,伴隨著生育率降低,勞動年齡人口正在減少。2020年,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26402萬人,占比18.70%;育齡婦女總和生育率為1.3,已處于較低水平;相比2010年,16歲至59歲勞動年齡人口減少4000多萬人……國之根本,在于國民。若無視這一趨勢,人口老齡化對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將在未來逐步顯現。

        前幾年開始實施的“二孩”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生育率提升。今年,生育政策再加碼,“三孩”政策正式出臺。

        但允許生三孩,和大眾愿不愿意生三孩,還是兩碼事。養育孩子的成本,讓部分父母望而卻步,年輕人整體生育意愿偏低。當年輕父母們抱怨著連一個孩子都快養不起的時候,又如何會去考慮生第二、第三個呢?

        “在中國,養一個孩子到他/她工作需要花多少錢?”這一問題近年持續引發人們的討論。知乎上針對這一問題的高贊回答,給出的答案是:62萬-198萬。而這還是沒算上看病、旅游等“靈活性開支”的“基礎版”養娃開銷。作為對比,2020年我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32189元。這樣一看,年輕父母確實“壓力山大”。

        給年輕父母們減輕養娃的經濟負擔,或許能讓他們騰出錢來,有意愿多養幾個娃。中辦、國辦近日印發的《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雙減”意見),其提出目標之一,就是1年內有效減輕家庭教育支出,且“3年內成效顯著”。

        而另一項同在7月發布的“三孩”政策配套措施,也提到了“平衡家庭和學校教育負擔,嚴格規范校外培訓”等內容。

        這樣一來,站在更高一點的層面上看,教育培訓機構如今面對的這輪“從嚴治理”,顯得意義深遠。

        砸下數十億,大力教育真不為盈利?

        作為最早跟隨張一鳴的元老級員工,陳林曾負責字節跳動旗下明星產品今日頭條,并擔任字節創新業務部門負責人。委任陳林擔綱大力教育,可見字節跳動內部對教育業務的重視。

        出于對教育業務前景的看好,大力教育曾被字節跳動寄予厚望。據媒體報道,2020年字節教育業務的整體預算近40億元。且在未來五年,字節還計劃以每年百億元的規模持續注資教育行業,并做好了三年甚至更長時間不盈利的準備。

        而實際上,在線教育行業投入的巨額資金中,真正用于課程研發的并不多。據“新華視點”報道,以“跟誰學”為例,其2020年第三季度的研發費用是2.2億元,而銷售和營銷費用為20.56億元,是研發費用的9.3倍。

        字節短期內的“不盈利”,更多是為了“放長線釣大魚”所做的鋪墊。大力教育剛成立時,陳林在回應“為何字節做教育一年多仍無顯著成績”的問題時曾表示,教育需要看長期,不論是產品打磨、服務,還是用戶口碑,短期很難跑出來,而這些工作都很花時間。

        相比學而思、猿輔導、作業幫等重量級參與者,字節跳動入局教育行業可以說是“半路出家”。但背靠“流量引擎”字節跳動,在面對教育行業普遍存在的流量貴、獲客難問題時,具有先天優勢,被外界視為行業的“強大競爭對手?!痹诰揞~資金和人力成本加持下,字節的教育業務成長迅速。

        2018年,字節跳動開始發力教育行業。先是對標VIPKID,推出其首款少兒英語產品GOGOKID;之后收購了學霸君的To B業務AI學,以及成人教育產品開言英語。

        2019年,字節跳動將目光瞄準K12賽道,先后收購了清北網校和極課大數據,推出 “大力課堂”和“大力小班”,分別主打在線大班和小班直播課。

        2020年,張一鳴在全員信中指出,教育正式成為頭條系繼圖文分發、短視頻分發之后的第3個戰略重點。在這一年時間里,字節跳動先后推出了瓜瓜龍英語、瓜瓜龍思維、瓜瓜龍語文等學科產品,并收購數理思維教育產品“你拍一”,持續加碼素質教育。至此,字節跳動通過內部孵化、收購等手段,已初步打造出屬于自己的教育版圖,業務覆蓋Pre-k、K12、成人教育等各個年齡階段。

        2020年10月29日,字節跳動宣布啟用全新獨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承接所有教育產品及業務,并正式切入教育硬件領域——上線首款大力智能作業燈。兩款大力智能燈產品在天貓上推出半年,收獲了近一千萬銷售額。

        今年3月30日舉行的字節跳動九周年慶上,張一鳴將大力智能列為公司七大有進展的業務之一。

        然而,隨著字節跳動宣布裁員消息,誕生僅10個月的大力教育,最終沒能逃過在線教育機構的這場大潰敗。

        教育不該是“按資分配”的賺錢工具

        拋開宏觀政策原因,單從市場角度看,近年大量資本涌入教育行業,確實破壞了正常教育生態。在資本的大力投入下,校外培訓機構數量猛增,以“狂轟濫炸”式的營銷手段,向全社會販賣“教育內卷”焦慮,與互聯網公司們爭奪流量的競爭別無二致。

        這讓本來可以促進教育公平、普惠的線上教育,淪為了“按資分配”的賺錢工具。

        為此,“雙減”意見中出臺了幾項關鍵性舉措。

        第一,學科類培訓機構將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其收費納入政府指導價管理,由各地政府科學合理確定計價辦法,明確收費標準。

        第二,嚴禁資本化運作。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嚴禁資本化運作,上市公司不得通過股票市場融資投資,不得通過發行股份或支付現金等方式購買有關資產。已違規的,要進行清理整治。

        “非營利性”“嚴禁資本化運作”這幾個關鍵詞,讓教育培訓行業今后再難成為資本撈錢的工具?!半p減”意見出臺后,已經連跌了幾個月的教育股再次全線大跌。擁有數萬名員工的教育機構,既然未來無法再盈利,面臨的無非是關停裁員或轉型兩條出路。

        在正常教育教學秩序得到規范后,學生也將回歸校園教育主陣地。但從某種程度上說,只要高考、中考等擇優淘汰式的選拔仍在,“內卷”帶來的課外培訓需求就不會真正消失。

        我們的鄰國韓國,在上世紀末也經歷了一場相似的“教育變革”。

        上世紀80年代,韓國政府出臺“教育正?;c解決課外補習過熱方案”,禁止一切課外補習班,同時對高考制度進行改革,取消大學入學考試,引入推薦制以緩解應試教育壓力。當時,韓國小學至高中生中,有15%的人參加課外補習,家長僅在這一項上的花費就高達3275億韓元。

        但政策出臺后的實際情況卻是,補習班轉為地下,家教費用上升,成為富人才能享受的教育資源,導致階級化差異不斷擴大。

        在中低收入家庭的強烈要求下,韓國總統教育改革委員會1995年出臺了《教育改革新方案》,認可了影子教育(課外輔導對公共教育的補充)的合法地位。但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將其控制在合理范圍內。例如補貼公立學校和教師,以提高其競爭力;優化高考政策、淡化唯分數論,不讓補習班過熱等。2000年5月,韓國政府最終允許校外培訓,給出的理由是“禁止補習侵犯了兒童的受教育權”。

        隨著中國“雙減”意見的出臺,曾經在資本簇擁下“野蠻生長”的教培行業迎來“巨震”,或有一批如大力教育的機構將就此撤出。然而與韓國情況不同的是,“雙減”意見還提到需做強做優免費線上學習服務,推動教育資源均衡發展,促進教育公平。結合未來改變經營模式,轉為“非營利性”的教育機構,或能有效避免一刀切式的“韓國減負”引發的教育資源分配不均問題。

        把握不準政策的虧

        字節不是第一次吃

        字節跳動并非第一次因把握政策失策而吃下大虧。上一次其進行較大規模的裁員是在今年1月。當時,字節跳動旗下短視頻APP TikTok在印度已被封禁半年,而印度電子和信息技術部在最新通知中宣布,對TikTok以及其他58款中資手機APP實施永久封禁。由于不知道“如何以及何時解禁”,字節宣布在印度裁員。

        印度曾是TikTok最大的海外市場,用戶超過2億人。2020年6月,印度人花在短視頻應用上的時間為1650億分鐘,而Tiktok在其中的占比達到90%。但自2020年以來,印度多次以所謂維護國家安全為借口,封禁中資背景的手機APP。

        Tiktok在今年1月發表的聲明中稱,即便公司并不認同印度政府的決定,但一直努力遵守相關規定?!傲钊松罡羞z憾的是,在支持印度的2000多名員工半年多之后,我們已經別無選擇,只能減少員工數量?!?/p>

        據印度媒體報道,Tiktok當時的裁員比例接近員工總數的90%,但仍保留了250人左右的核心團隊。不少Tiktok印度員工在聲明發表的當天即收到解職信,并被要求在一周內辦理離職手續。

        而宏觀政策走向,在近年更加復雜多變的全球政治背景下,越來越成為影響行業、企業發展的最關鍵要素之一。

        客服

        客戶在線溝通:

        電話

        184759303257*24小時客服服務熱線

        “國家雙減出臺,我被字節裁了!”
        作者:網絡轉載   創建時間:2021-08-06 12:58:00    閱讀量:1632

        2“國家雙減出臺,我被字節裁了!”

        8月5日消息,字節跳動旗下大力教育宣布裁員 ,部分人員將轉崗或投入新項目。目前,大力教育旗下瓜瓜龍、清北網校、你拍一等項目都開始實行n+2補償計劃,素質教育和大力智能臺燈硬件部門暫受影響較小。

        圖片來源: 網絡

        兩個月前,在線教育行業遭遇裁員大潮時,大力教育CEO陳林還充滿信心地表示,公司不僅沒有裁員計劃,且正在爭取其他教育機構暫停入職的候選人。

        然而,兩個月后,看似“不斷壯大”著的大力教育,卻突然一個踉蹌走向了“裁撤”結局。

        圖片來源:網絡

        把不好政策脈 “大力”突崩塌

        近年在線教育行業在資本推動下迅速擴張,一些企業燒錢逐利的本質也逐步顯現,行業不斷被爆出誘導消費、虛假宣傳、管理混亂、霸王條款等亂象。為了獲取客戶,“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式的“販賣焦慮”成為不少教培機構的核心銷售技巧,將教育拖入內卷的漩渦。

        去年7月起,教育部等六部門就已開始大力整頓線上培訓機構。13.6萬家在線教育機構在去年注銷,意味著在線教育野蠻生長時代的結束。今年1月18日,中紀委網站發布《資本漩渦下的在線教育》一文,直指在線教育存在虛假宣傳、資金鏈斷裂、盲目擴張、資本助推致內耗嚴重等一系列問題。5月,北京市市場監管局對“猿輔導”和“作業幫”處以警告并頂格罰款250萬元,引發在線教育行業“裁員潮”。

        在這波裁員狂潮中,大力教育獨樹一幟。6月,陳林在一場內部講話中態度積極地表示,大力教育不會裁員,且管理層對教育板塊非常有信心,也有耐心,未來將持續投入。

        此前,盡管面對在線教育監管收緊,大力教育還宣布將于未來4個月內開展一輪大規模招聘,目標一萬人,涵蓋教研教學、研發、運營、產品、設計等多個崗位。按大力教育去年員工數已突破一萬計算,若本輪招聘完成,其員工規模將超2萬人。

        為何大力教育在6月教培裁員潮已然到來時仍信心滿滿,而在8月突然信心崩塌?

        大力教育的大裁員,與近日連續出臺的“雙減”意見及“三孩”政策配套措施不無關聯。兩項政策分別提出為家長及學生“減負”,一方面減輕家庭教育支出,另一方面嚴禁校外培訓機構資本化運作,防止良心行業變成逐利產業。這讓人們更加深切地意識到,教育的變革與發展,不僅關乎每個家庭如何“教育孩子”,更與國家層面的宏觀考量息息相關。

        中國經濟的快速騰飛,離不開人口第一大國的底蘊和積累。但目前,國內人口面臨愈發嚴峻的結構化挑戰。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顯示,中國人口老齡化程度進一步加深,伴隨著生育率降低,勞動年齡人口正在減少。2020年,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26402萬人,占比18.70%;育齡婦女總和生育率為1.3,已處于較低水平;相比2010年,16歲至59歲勞動年齡人口減少4000多萬人……國之根本,在于國民。若無視這一趨勢,人口老齡化對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將在未來逐步顯現。

        前幾年開始實施的“二孩”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生育率提升。今年,生育政策再加碼,“三孩”政策正式出臺。

        但允許生三孩,和大眾愿不愿意生三孩,還是兩碼事。養育孩子的成本,讓部分父母望而卻步,年輕人整體生育意愿偏低。當年輕父母們抱怨著連一個孩子都快養不起的時候,又如何會去考慮生第二、第三個呢?

        “在中國,養一個孩子到他/她工作需要花多少錢?”這一問題近年持續引發人們的討論。知乎上針對這一問題的高贊回答,給出的答案是:62萬-198萬。而這還是沒算上看病、旅游等“靈活性開支”的“基礎版”養娃開銷。作為對比,2020年我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32189元。這樣一看,年輕父母確實“壓力山大”。

        給年輕父母們減輕養娃的經濟負擔,或許能讓他們騰出錢來,有意愿多養幾個娃。中辦、國辦近日印發的《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雙減”意見),其提出目標之一,就是1年內有效減輕家庭教育支出,且“3年內成效顯著”。

        而另一項同在7月發布的“三孩”政策配套措施,也提到了“平衡家庭和學校教育負擔,嚴格規范校外培訓”等內容。

        這樣一來,站在更高一點的層面上看,教育培訓機構如今面對的這輪“從嚴治理”,顯得意義深遠。

        砸下數十億,大力教育真不為盈利?

        作為最早跟隨張一鳴的元老級員工,陳林曾負責字節跳動旗下明星產品今日頭條,并擔任字節創新業務部門負責人。委任陳林擔綱大力教育,可見字節跳動內部對教育業務的重視。

        出于對教育業務前景的看好,大力教育曾被字節跳動寄予厚望。據媒體報道,2020年字節教育業務的整體預算近40億元。且在未來五年,字節還計劃以每年百億元的規模持續注資教育行業,并做好了三年甚至更長時間不盈利的準備。

        而實際上,在線教育行業投入的巨額資金中,真正用于課程研發的并不多。據“新華視點”報道,以“跟誰學”為例,其2020年第三季度的研發費用是2.2億元,而銷售和營銷費用為20.56億元,是研發費用的9.3倍。

        字節短期內的“不盈利”,更多是為了“放長線釣大魚”所做的鋪墊。大力教育剛成立時,陳林在回應“為何字節做教育一年多仍無顯著成績”的問題時曾表示,教育需要看長期,不論是產品打磨、服務,還是用戶口碑,短期很難跑出來,而這些工作都很花時間。

        相比學而思、猿輔導、作業幫等重量級參與者,字節跳動入局教育行業可以說是“半路出家”。但背靠“流量引擎”字節跳動,在面對教育行業普遍存在的流量貴、獲客難問題時,具有先天優勢,被外界視為行業的“強大競爭對手?!痹诰揞~資金和人力成本加持下,字節的教育業務成長迅速。

        2018年,字節跳動開始發力教育行業。先是對標VIPKID,推出其首款少兒英語產品GOGOKID;之后收購了學霸君的To B業務AI學,以及成人教育產品開言英語。

        2019年,字節跳動將目光瞄準K12賽道,先后收購了清北網校和極課大數據,推出 “大力課堂”和“大力小班”,分別主打在線大班和小班直播課。

        2020年,張一鳴在全員信中指出,教育正式成為頭條系繼圖文分發、短視頻分發之后的第3個戰略重點。在這一年時間里,字節跳動先后推出了瓜瓜龍英語、瓜瓜龍思維、瓜瓜龍語文等學科產品,并收購數理思維教育產品“你拍一”,持續加碼素質教育。至此,字節跳動通過內部孵化、收購等手段,已初步打造出屬于自己的教育版圖,業務覆蓋Pre-k、K12、成人教育等各個年齡階段。

        2020年10月29日,字節跳動宣布啟用全新獨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承接所有教育產品及業務,并正式切入教育硬件領域——上線首款大力智能作業燈。兩款大力智能燈產品在天貓上推出半年,收獲了近一千萬銷售額。

        今年3月30日舉行的字節跳動九周年慶上,張一鳴將大力智能列為公司七大有進展的業務之一。

        然而,隨著字節跳動宣布裁員消息,誕生僅10個月的大力教育,最終沒能逃過在線教育機構的這場大潰敗。

        教育不該是“按資分配”的賺錢工具

        拋開宏觀政策原因,單從市場角度看,近年大量資本涌入教育行業,確實破壞了正常教育生態。在資本的大力投入下,校外培訓機構數量猛增,以“狂轟濫炸”式的營銷手段,向全社會販賣“教育內卷”焦慮,與互聯網公司們爭奪流量的競爭別無二致。

        這讓本來可以促進教育公平、普惠的線上教育,淪為了“按資分配”的賺錢工具。

        為此,“雙減”意見中出臺了幾項關鍵性舉措。

        第一,學科類培訓機構將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其收費納入政府指導價管理,由各地政府科學合理確定計價辦法,明確收費標準。

        第二,嚴禁資本化運作。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嚴禁資本化運作,上市公司不得通過股票市場融資投資,不得通過發行股份或支付現金等方式購買有關資產。已違規的,要進行清理整治。

        “非營利性”“嚴禁資本化運作”這幾個關鍵詞,讓教育培訓行業今后再難成為資本撈錢的工具?!半p減”意見出臺后,已經連跌了幾個月的教育股再次全線大跌。擁有數萬名員工的教育機構,既然未來無法再盈利,面臨的無非是關停裁員或轉型兩條出路。

        在正常教育教學秩序得到規范后,學生也將回歸校園教育主陣地。但從某種程度上說,只要高考、中考等擇優淘汰式的選拔仍在,“內卷”帶來的課外培訓需求就不會真正消失。

        我們的鄰國韓國,在上世紀末也經歷了一場相似的“教育變革”。

        上世紀80年代,韓國政府出臺“教育正?;c解決課外補習過熱方案”,禁止一切課外補習班,同時對高考制度進行改革,取消大學入學考試,引入推薦制以緩解應試教育壓力。當時,韓國小學至高中生中,有15%的人參加課外補習,家長僅在這一項上的花費就高達3275億韓元。

        但政策出臺后的實際情況卻是,補習班轉為地下,家教費用上升,成為富人才能享受的教育資源,導致階級化差異不斷擴大。

        在中低收入家庭的強烈要求下,韓國總統教育改革委員會1995年出臺了《教育改革新方案》,認可了影子教育(課外輔導對公共教育的補充)的合法地位。但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將其控制在合理范圍內。例如補貼公立學校和教師,以提高其競爭力;優化高考政策、淡化唯分數論,不讓補習班過熱等。2000年5月,韓國政府最終允許校外培訓,給出的理由是“禁止補習侵犯了兒童的受教育權”。

        隨著中國“雙減”意見的出臺,曾經在資本簇擁下“野蠻生長”的教培行業迎來“巨震”,或有一批如大力教育的機構將就此撤出。然而與韓國情況不同的是,“雙減”意見還提到需做強做優免費線上學習服務,推動教育資源均衡發展,促進教育公平。結合未來改變經營模式,轉為“非營利性”的教育機構,或能有效避免一刀切式的“韓國減負”引發的教育資源分配不均問題。

        把握不準政策的虧

        字節不是第一次吃

        字節跳動并非第一次因把握政策失策而吃下大虧。上一次其進行較大規模的裁員是在今年1月。當時,字節跳動旗下短視頻APP TikTok在印度已被封禁半年,而印度電子和信息技術部在最新通知中宣布,對TikTok以及其他58款中資手機APP實施永久封禁。由于不知道“如何以及何時解禁”,字節宣布在印度裁員。

        印度曾是TikTok最大的海外市場,用戶超過2億人。2020年6月,印度人花在短視頻應用上的時間為1650億分鐘,而Tiktok在其中的占比達到90%。但自2020年以來,印度多次以所謂維護國家安全為借口,封禁中資背景的手機APP。

        Tiktok在今年1月發表的聲明中稱,即便公司并不認同印度政府的決定,但一直努力遵守相關規定?!傲钊松罡羞z憾的是,在支持印度的2000多名員工半年多之后,我們已經別無選擇,只能減少員工數量?!?/p>

        據印度媒體報道,Tiktok當時的裁員比例接近員工總數的90%,但仍保留了250人左右的核心團隊。不少Tiktok印度員工在聲明發表的當天即收到解職信,并被要求在一周內辦理離職手續。

        而宏觀政策走向,在近年更加復雜多變的全球政治背景下,越來越成為影響行業、企業發展的最關鍵要素之一。

        “國家雙減出臺,我被字節裁了!”
        2021-08-06 12:58:00   來源:網絡轉載

        2“國家雙減出臺,我被字節裁了!”

        8月5日消息,字節跳動旗下大力教育宣布裁員 ,部分人員將轉崗或投入新項目。目前,大力教育旗下瓜瓜龍、清北網校、你拍一等項目都開始實行n+2補償計劃,素質教育和大力智能臺燈硬件部門暫受影響較小。

        圖片來源: 網絡

        兩個月前,在線教育行業遭遇裁員大潮時,大力教育CEO陳林還充滿信心地表示,公司不僅沒有裁員計劃,且正在爭取其他教育機構暫停入職的候選人。

        然而,兩個月后,看似“不斷壯大”著的大力教育,卻突然一個踉蹌走向了“裁撤”結局。

        圖片來源:網絡

        把不好政策脈 “大力”突崩塌

        近年在線教育行業在資本推動下迅速擴張,一些企業燒錢逐利的本質也逐步顯現,行業不斷被爆出誘導消費、虛假宣傳、管理混亂、霸王條款等亂象。為了獲取客戶,“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式的“販賣焦慮”成為不少教培機構的核心銷售技巧,將教育拖入內卷的漩渦。

        去年7月起,教育部等六部門就已開始大力整頓線上培訓機構。13.6萬家在線教育機構在去年注銷,意味著在線教育野蠻生長時代的結束。今年1月18日,中紀委網站發布《資本漩渦下的在線教育》一文,直指在線教育存在虛假宣傳、資金鏈斷裂、盲目擴張、資本助推致內耗嚴重等一系列問題。5月,北京市市場監管局對“猿輔導”和“作業幫”處以警告并頂格罰款250萬元,引發在線教育行業“裁員潮”。

        在這波裁員狂潮中,大力教育獨樹一幟。6月,陳林在一場內部講話中態度積極地表示,大力教育不會裁員,且管理層對教育板塊非常有信心,也有耐心,未來將持續投入。

        此前,盡管面對在線教育監管收緊,大力教育還宣布將于未來4個月內開展一輪大規模招聘,目標一萬人,涵蓋教研教學、研發、運營、產品、設計等多個崗位。按大力教育去年員工數已突破一萬計算,若本輪招聘完成,其員工規模將超2萬人。

        為何大力教育在6月教培裁員潮已然到來時仍信心滿滿,而在8月突然信心崩塌?

        大力教育的大裁員,與近日連續出臺的“雙減”意見及“三孩”政策配套措施不無關聯。兩項政策分別提出為家長及學生“減負”,一方面減輕家庭教育支出,另一方面嚴禁校外培訓機構資本化運作,防止良心行業變成逐利產業。這讓人們更加深切地意識到,教育的變革與發展,不僅關乎每個家庭如何“教育孩子”,更與國家層面的宏觀考量息息相關。

        中國經濟的快速騰飛,離不開人口第一大國的底蘊和積累。但目前,國內人口面臨愈發嚴峻的結構化挑戰。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顯示,中國人口老齡化程度進一步加深,伴隨著生育率降低,勞動年齡人口正在減少。2020年,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26402萬人,占比18.70%;育齡婦女總和生育率為1.3,已處于較低水平;相比2010年,16歲至59歲勞動年齡人口減少4000多萬人……國之根本,在于國民。若無視這一趨勢,人口老齡化對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將在未來逐步顯現。

        前幾年開始實施的“二孩”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生育率提升。今年,生育政策再加碼,“三孩”政策正式出臺。

        但允許生三孩,和大眾愿不愿意生三孩,還是兩碼事。養育孩子的成本,讓部分父母望而卻步,年輕人整體生育意愿偏低。當年輕父母們抱怨著連一個孩子都快養不起的時候,又如何會去考慮生第二、第三個呢?

        “在中國,養一個孩子到他/她工作需要花多少錢?”這一問題近年持續引發人們的討論。知乎上針對這一問題的高贊回答,給出的答案是:62萬-198萬。而這還是沒算上看病、旅游等“靈活性開支”的“基礎版”養娃開銷。作為對比,2020年我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32189元。這樣一看,年輕父母確實“壓力山大”。

        給年輕父母們減輕養娃的經濟負擔,或許能讓他們騰出錢來,有意愿多養幾個娃。中辦、國辦近日印發的《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雙減”意見),其提出目標之一,就是1年內有效減輕家庭教育支出,且“3年內成效顯著”。

        而另一項同在7月發布的“三孩”政策配套措施,也提到了“平衡家庭和學校教育負擔,嚴格規范校外培訓”等內容。

        這樣一來,站在更高一點的層面上看,教育培訓機構如今面對的這輪“從嚴治理”,顯得意義深遠。

        砸下數十億,大力教育真不為盈利?

        作為最早跟隨張一鳴的元老級員工,陳林曾負責字節跳動旗下明星產品今日頭條,并擔任字節創新業務部門負責人。委任陳林擔綱大力教育,可見字節跳動內部對教育業務的重視。

        出于對教育業務前景的看好,大力教育曾被字節跳動寄予厚望。據媒體報道,2020年字節教育業務的整體預算近40億元。且在未來五年,字節還計劃以每年百億元的規模持續注資教育行業,并做好了三年甚至更長時間不盈利的準備。

        而實際上,在線教育行業投入的巨額資金中,真正用于課程研發的并不多。據“新華視點”報道,以“跟誰學”為例,其2020年第三季度的研發費用是2.2億元,而銷售和營銷費用為20.56億元,是研發費用的9.3倍。

        字節短期內的“不盈利”,更多是為了“放長線釣大魚”所做的鋪墊。大力教育剛成立時,陳林在回應“為何字節做教育一年多仍無顯著成績”的問題時曾表示,教育需要看長期,不論是產品打磨、服務,還是用戶口碑,短期很難跑出來,而這些工作都很花時間。

        相比學而思、猿輔導、作業幫等重量級參與者,字節跳動入局教育行業可以說是“半路出家”。但背靠“流量引擎”字節跳動,在面對教育行業普遍存在的流量貴、獲客難問題時,具有先天優勢,被外界視為行業的“強大競爭對手?!痹诰揞~資金和人力成本加持下,字節的教育業務成長迅速。

        2018年,字節跳動開始發力教育行業。先是對標VIPKID,推出其首款少兒英語產品GOGOKID;之后收購了學霸君的To B業務AI學,以及成人教育產品開言英語。

        2019年,字節跳動將目光瞄準K12賽道,先后收購了清北網校和極課大數據,推出 “大力課堂”和“大力小班”,分別主打在線大班和小班直播課。

        2020年,張一鳴在全員信中指出,教育正式成為頭條系繼圖文分發、短視頻分發之后的第3個戰略重點。在這一年時間里,字節跳動先后推出了瓜瓜龍英語、瓜瓜龍思維、瓜瓜龍語文等學科產品,并收購數理思維教育產品“你拍一”,持續加碼素質教育。至此,字節跳動通過內部孵化、收購等手段,已初步打造出屬于自己的教育版圖,業務覆蓋Pre-k、K12、成人教育等各個年齡階段。

        2020年10月29日,字節跳動宣布啟用全新獨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承接所有教育產品及業務,并正式切入教育硬件領域——上線首款大力智能作業燈。兩款大力智能燈產品在天貓上推出半年,收獲了近一千萬銷售額。

        今年3月30日舉行的字節跳動九周年慶上,張一鳴將大力智能列為公司七大有進展的業務之一。

        然而,隨著字節跳動宣布裁員消息,誕生僅10個月的大力教育,最終沒能逃過在線教育機構的這場大潰敗。

        教育不該是“按資分配”的賺錢工具

        拋開宏觀政策原因,單從市場角度看,近年大量資本涌入教育行業,確實破壞了正常教育生態。在資本的大力投入下,校外培訓機構數量猛增,以“狂轟濫炸”式的營銷手段,向全社會販賣“教育內卷”焦慮,與互聯網公司們爭奪流量的競爭別無二致。

        這讓本來可以促進教育公平、普惠的線上教育,淪為了“按資分配”的賺錢工具。

        為此,“雙減”意見中出臺了幾項關鍵性舉措。

        第一,學科類培訓機構將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其收費納入政府指導價管理,由各地政府科學合理確定計價辦法,明確收費標準。

        第二,嚴禁資本化運作。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嚴禁資本化運作,上市公司不得通過股票市場融資投資,不得通過發行股份或支付現金等方式購買有關資產。已違規的,要進行清理整治。

        “非營利性”“嚴禁資本化運作”這幾個關鍵詞,讓教育培訓行業今后再難成為資本撈錢的工具?!半p減”意見出臺后,已經連跌了幾個月的教育股再次全線大跌。擁有數萬名員工的教育機構,既然未來無法再盈利,面臨的無非是關停裁員或轉型兩條出路。

        在正常教育教學秩序得到規范后,學生也將回歸校園教育主陣地。但從某種程度上說,只要高考、中考等擇優淘汰式的選拔仍在,“內卷”帶來的課外培訓需求就不會真正消失。

        我們的鄰國韓國,在上世紀末也經歷了一場相似的“教育變革”。

        上世紀80年代,韓國政府出臺“教育正?;c解決課外補習過熱方案”,禁止一切課外補習班,同時對高考制度進行改革,取消大學入學考試,引入推薦制以緩解應試教育壓力。當時,韓國小學至高中生中,有15%的人參加課外補習,家長僅在這一項上的花費就高達3275億韓元。

        但政策出臺后的實際情況卻是,補習班轉為地下,家教費用上升,成為富人才能享受的教育資源,導致階級化差異不斷擴大。

        在中低收入家庭的強烈要求下,韓國總統教育改革委員會1995年出臺了《教育改革新方案》,認可了影子教育(課外輔導對公共教育的補充)的合法地位。但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將其控制在合理范圍內。例如補貼公立學校和教師,以提高其競爭力;優化高考政策、淡化唯分數論,不讓補習班過熱等。2000年5月,韓國政府最終允許校外培訓,給出的理由是“禁止補習侵犯了兒童的受教育權”。

        隨著中國“雙減”意見的出臺,曾經在資本簇擁下“野蠻生長”的教培行業迎來“巨震”,或有一批如大力教育的機構將就此撤出。然而與韓國情況不同的是,“雙減”意見還提到需做強做優免費線上學習服務,推動教育資源均衡發展,促進教育公平。結合未來改變經營模式,轉為“非營利性”的教育機構,或能有效避免一刀切式的“韓國減負”引發的教育資源分配不均問題。

        把握不準政策的虧

        字節不是第一次吃

        字節跳動并非第一次因把握政策失策而吃下大虧。上一次其進行較大規模的裁員是在今年1月。當時,字節跳動旗下短視頻APP TikTok在印度已被封禁半年,而印度電子和信息技術部在最新通知中宣布,對TikTok以及其他58款中資手機APP實施永久封禁。由于不知道“如何以及何時解禁”,字節宣布在印度裁員。

        印度曾是TikTok最大的海外市場,用戶超過2億人。2020年6月,印度人花在短視頻應用上的時間為1650億分鐘,而Tiktok在其中的占比達到90%。但自2020年以來,印度多次以所謂維護國家安全為借口,封禁中資背景的手機APP。

        Tiktok在今年1月發表的聲明中稱,即便公司并不認同印度政府的決定,但一直努力遵守相關規定?!傲钊松罡羞z憾的是,在支持印度的2000多名員工半年多之后,我們已經別無選擇,只能減少員工數量?!?/p>

        據印度媒體報道,Tiktok當時的裁員比例接近員工總數的90%,但仍保留了250人左右的核心團隊。不少Tiktok印度員工在聲明發表的當天即收到解職信,并被要求在一周內辦理離職手續。

        而宏觀政策走向,在近年更加復雜多變的全球政治背景下,越來越成為影響行業、企業發展的最關鍵要素之一。

        微信咨詢
        關注公眾號

        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

        18475930325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

        地址:廣東省湛江市赤坎區東園西18號

        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

        微信咨詢
        關注公眾號
        国产性爱在线播放,在线观看精品自拍视频,免费真人一级特一黄一片,最新91精品国产自产在线,91亚洲国产日韩在线人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