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r1ove"><xmp id="r1ove"><meter id="r1ove"></meter></xmp></nav>
    <dfn id="r1ove"></dfn>
      <dfn id="r1ove"></dfn>
    <noscript id="r1ove"><track id="r1ove"></track></noscript>

        <dfn id="r1ove"><i id="r1ove"></i></dfn>

        <dfn id="r1ove"></dfn><span id="r1ove"></span>
          <dfn id="r1ove"></dfn>
        <s id="r1ove"><i id="r1ove"><nav id="r1ove"></nav></i></s>

      1. 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
        歡迎來到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
        為企業創造價值, 我們懂技術, 更懂營銷!
        短視頻博主“抄襲事件”頻發,到底能不能治了?
        作者:網絡轉載   創建時間:2021-01-26 17:38:21    閱讀量:1784

        一位在抖音擁躉千萬粉的大V“房琪”在1月25號登上微博熱搜,她指控另一位抖音博主“李曉萱”抄襲她的多個視頻。

        她列出兩人在選題、文案、情節上的相似點,并曬出自己的創作時間線,指出“李曉萱”的作品和她的作品間存在多處雷同,且她的創作時間早于“李曉萱”。雖然錘多且密,但在這之前,李曉萱也已經擁有四百多萬粉,聲稱自己“收入一千多萬”。

        房琪指控“雷同”的抖音視頻截圖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短視頻領域里出現的“撞車”事故,涉及的平臺也不止一家。

        短視頻,野蠻生長

        1月初,微博大V“我的阿油”也曾指控另一位視頻博主“張子凡Scofield”抄襲其創意。在這之前,B站up主“文不?!痹l視頻聲討自己被大規模抄襲:她原創的視頻被其他平臺的博主幾乎一字不改地重拍一遍。

        曾經B站當紅財經up主“巫師財經”也被爆洗稿,游戲區偷拍敖廠長曾在2018年發布的視頻《爛尾的游戲冒險(雅達利尋劍)》中,被發現與“噴神James”2011年發布的視頻高度類似。再遠一點,紅出海外的李子柒,也有來自越南的“高仿”。

        除了這些比較“出圈”的博主之外,更多博主根本無力發聲,用戶往往是在刷了一些視頻后,有一種朦朧的感覺:為什么這些視頻都這么相似?

        短視頻產業目前還處在上升期,正是魚龍混雜、泥沙俱下的階段,龐大的流量讓很多人都想“混”一杯羹,市面上的內容也參差不齊?!袄淄?,正是這一階段的最明顯的表現形式之一。

        將文字改頭換面成視頻, 是短視頻領域早期炮制“雷同”作品的常用手段。

        早在2019年,知乎的答主“南瓜酥”就曾指控B站的up主Neigy將他的原創文字轉化成視頻:文案完全一樣,只是加了念白——從而獲贊數十萬,漲粉五萬。而且,這位up主靠著B站的激勵計劃,變現數千元,而作為文字的原作者,“南瓜酥”一個子兒都拿不到。

        幾番撕扯后,抄襲者被禁言十五天,視頻收益被收回。但也僅止于此,在維權兩個月后,“南瓜酥”也心灰意冷,沒有要求進一步的處理。

        “南瓜酥”在維權文章中的最后一次更新,圖源知乎

        如果說一些“雷同”還有跡可循,那么另一些“雷同”則幾乎只能出于“心證”。

        B站的另一位up主“愛做飯的芋頭SAMA”一度被指控抄襲了“輕食堂豬僑”的美食視頻,相對于南瓜酥事件的鐵板釘釘,這次“撞車”可謂眾說紛紜,相對于“Neigy”的全盤復制粘貼,這次事件中的兩位當事人,給人更多的感覺是:“看著像”“風格雷同”。

        “看著像”是一個很微妙的概念,微妙地卡在抄襲和巧合之間,到最后,芋頭有沒有故意借鑒,也沒辦法蓋棺定論,那一年她依舊評上了B站百大up主。

        而且,制造“雷同”的人,往往不會停留在一個平臺。

        作為B站美妝區新起之秀,文不叮有168萬粉絲,還在不久前入選為B站2020年百大up主。但一年前,她是個維權困難的創作者。

        從2019年12月起,不少人向她反映,在B站、抖音、快手、小紅書、微博,甚至YouTube等視頻平臺,都發現有關注量較大的博主的內容,近似抄襲或盜用了她的原創視頻。

        此外,還有人利用文不叮頭像建立賬戶,直接盜用她的每一篇視頻,還模仿本人的語氣和粉絲聊天。

        經歷一次次的抗爭后,文不叮對這些好意告知她的粉絲朋友表示感謝,但抄襲太多、維權太難,最終無奈以“算了”收場。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觀察發現,近期短視頻領域控訴涉嫌“抄襲”事例頻發。過往一份數據顯示:北京互聯網法院自2018年9月9日至2020年8月31日所受理的73095起案件中,著作權案件占比達77.03%,其中攝影作品占比高達51.7%。

        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曾公開表示,“過去兩年我院審理涉網著作權案中,一半以上為攝影作品,短視頻抄襲維權、社交對話著作權認定等都是我們正在面臨的問題?!?/p>

        怎么界定短視頻抄襲?

        需要強調的一件事是,在房琪的指控里,她從頭到尾,都沒有說李曉萱在“抄襲”她,而是用了“雷同”“相似”等更加客觀的詞匯。

        這固然是房琪嚴謹的一面,但我們也不難發現,真正地界定“抄襲”,并沒有那么容易。

        在李曉萱的回應里,她傾向于將“雷同”的部分說成是“巧合”和“大家都這么做”。房琪忍不住發問:“難道只有搬運視頻才算非原創嗎?”

        房琪在微博的發言

        據《2020中國網絡短視頻版權監測報告》顯示:短視頻侵權的形式主要包括直接搬運、音樂侵權、二次剪輯創作、字體侵權、網絡主播帶貨侵權等。侵權形式多種多樣,而維權方面則存在較大困難,主要體現于兩大方面。

        首先是獨創性認定難。

        我國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對象為“作品”,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規定:著作權法所稱的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

        根據此標準,當短視頻同時滿足獨創性、可復制性兩個條件時,可以被認定為是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對象。

        但事實上,短視頻創作過程中,創作者一般會使用大量公開通用的素材,盡管在對素材的選擇、安排、設計等方面可以體現了創作者的獨創性表達,但對于短視頻是否屬于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具有獨創性的作品”仍未有統一明確的標準。

        另一點,是抄襲認定難。

        著作權侵權案件中,往往依據是否接觸與是否存在實質性相似兩項原則,來判斷抄襲與否。

        接觸層面,由于短視頻通過網絡途徑進行傳播,觀看極為便捷且易實現無痕瀏覽,因此較難判斷抄襲者是否曾接觸過他人已經完成的作品。這也為“巧合”的出現提供了空間。

        實質性相似層面。一般著作權案件中往往只保護具體的表達,而不保護抽象的思想。

        具體到短視頻創作領域,視頻作品中所體現的創作理念,傳遞的價值觀念等往往不能成為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對象。比照視頻中的文字、圖片、音頻、剪輯、主旨等各元素是否均存在相性并不困難,衡量相似到何種程度才構成抄襲較難把握。

        暗流下的多方角逐

        在房琪事件中,除了兩人文案、風格、取景都有相似之處,我們還窺到了這背后的一方陰影:廣告機構。據房琪稱,和她合作的機構將她原創的文案泄露了出去。

        在李曉萱之外,這條“雷同”的“鍋傳鍋”鏈條上又一個環節隱隱浮出水面。

        “雷同”視頻橫行的局面很難說是由某一方或某個人所造成的,更多是懷著不同利益訴求的群體共同炮制。

        首先是創作者,也是炮制“雷同”視頻的推手之一。

        眾所周知,短視頻市場很香,讓很多人都想分一杯羹。但真正開始創作時,盲目入局的人才發現自己低估了創作的難度,更是低估了持續創作的難度。以至于有的人一開始就只能靠“模仿”起家,有的人則難以維持高水平輸出,一步步淪入“洗稿”的泥淖。

        很多視頻創作者可能一開始因為自己的一點靈感火花而擁有了第一批粉絲,但能夠長期維持同樣創作水平的人,往往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減少。大多數人不甘心做劃過天際的流星,于情,承認自己江郎才盡并不容易;于利,作為博主擁有的推廣資源,都會變成實打實的銀行存款。

        據刺猬公社了解,市面上不少創作者適當地“洗稿”“借鑒”成了維持“創作力”的重要方式,而這樣的成本著實很小,即使被人發現,也多半是維權的一方付出更多。

        在個體案例中也存在魔幻行為。在敖廠長的爭議事件中,不僅沒能動搖太多敖廠長的核心粉絲,反倒給指責者帶來了不少麻煩,使得維護原創優質內容的成本越來越高。

        B站UP主“游戲咖啡館”曾質疑敖廠長視頻“超級瑪麗水下256關傳聞”存在造假,結果遭到大批敖廠長粉絲的攻擊,并于2018年宣布關閉B站賬號,轉戰A站。時隔2年,這條視頻最終還是遭到了下架。

        而敖廠長將下架理由解釋為:“對模擬器畫面進行后期再加工,未注明畫面為節目效果,部分網絡畫面引用再剪輯未標注出處”。

        敖廠長對自己部分視頻的解釋,圖源嗶哩嗶哩

        事實上,由于著作權侵權案件屬于民事案件,需要原告方承擔舉證責任,如何證明作品的獨創性和被告方具有抄襲行為成為了一道難題。同時,短視頻抄襲所涉及的大量電子證據易修改、易偽造,不易留存,導致證據的效力大打折扣,更增加了舉證維權的難度。

        對短視頻平臺來說,對于模仿型視頻,乃至“雷同”視頻的傳播,平臺要么無可奈何,要么“樂見其成?!?/p>

        一個創意能火,必然有它觸動大眾神經的理由,而短時間內大量復制粘貼,可以迅速強化用戶對這個創意的記憶,各大短視頻平臺每隔一段時間推出的音樂神曲、短視頻影集均為這種模式服務,它給短視頻時代的“復制文化”提供了工具條件。

        1976年,Dawkins在《自私的基因》一書中提出了迷因(Meme)的概念,將其定義為“通過模仿而傳播的文化基因” ?;ヂ摼W時代,數字形態的迷因包括視頻、圖片、流行語等形式,能夠在短時間內迅速傳播,從而引起廣泛關注。如前段時間無比洗腦的“淡黃的長裙,蓬松的頭發”,以及短視頻平臺隔段時日就出現的各類“神曲”和游戲:每多一個人在海底撈煮粥,就證明這類視頻多影響了一個人,平臺也多了一分流量。

        流量掮客

        在平臺和創作者之間,還有一群流量掮客。刺猬公社在多個新媒體培訓班臥底調查發現,發現他們善于研究平臺規則,制造流量內容,迎合平臺喜好。

        一方面,他們聲嘶力竭地忽悠著:2008年你錯過了淘寶,2010年你錯過了微博,2013年你錯過了公眾號,2015年你錯過了自媒體,難道2019你還要錯過抖音嗎?

        總會有人相信他們的話,然后交錢加入他們的培訓班,這類走量不走心的培訓班,在內容培訓方面,幾乎就只能教“如何洗稿”,他們會告訴學員:養號,先養號,養起來一個,你就成功了。

        翻譯過來就是,多抄幾個,抄火了就是賺了。

        另一群人,他們不教人做視頻,他們也不自己做視頻。他們選擇搬運視頻。而搬運甚至不需要手動,一個調試好的AI就可以幫助他們完成任務。

        以B站搬運號“臥龍寺”為例,2020年他投稿視頻2萬余條,相當于每天投稿5條以上。對比目前B站粉絲最多的老番茄,總播放數為15.3億,而相比之下,比他少一千多萬粉的“臥龍寺”,播放量竟達到22.7億。

        批量處理視頻的軟件,圖源即刻

        你很難把這樣的博主稱為“創作者”,但毫無疑問,他僅僅靠著技術就獲得了想要的流量。

        在學者本雅明的筆下,攝影及其復制技術的發明使圖像得以無限增殖,使藝術“破繭而出”,并以各種各樣的形態在全世界范圍內流傳,使大眾無需什么成本就能欣賞藝術的復制品?!吧裣癖话嵯铝松駢?,贊美歌變成了流行樂”。這固然讓更多人能從這些內容中獲得快感,但也讓“創作”這一本應珍貴的品質變得廉價。

        技術讓藝術走向千家萬戶,技術也正消解著藝術。

        但是,當我們拿著便捷的技術毫不費力地創作、瀏覽、轉發時,我們也應該記得,寶貴的創造力,才是人類進步的根源。一味地炮制“雷同”和“巧合”,不過是為了追逐流量,而興起的另一次“內卷”。

        短視頻博主“抄襲事件”頻發,到底能不能治了?
        2021-01-26 17:38:21   來源:網絡轉載

        一位在抖音擁躉千萬粉的大V“房琪”在1月25號登上微博熱搜,她指控另一位抖音博主“李曉萱”抄襲她的多個視頻。

        她列出兩人在選題、文案、情節上的相似點,并曬出自己的創作時間線,指出“李曉萱”的作品和她的作品間存在多處雷同,且她的創作時間早于“李曉萱”。雖然錘多且密,但在這之前,李曉萱也已經擁有四百多萬粉,聲稱自己“收入一千多萬”。

        房琪指控“雷同”的抖音視頻截圖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短視頻領域里出現的“撞車”事故,涉及的平臺也不止一家。

        短視頻,野蠻生長

        1月初,微博大V“我的阿油”也曾指控另一位視頻博主“張子凡Scofield”抄襲其創意。在這之前,B站up主“文不?!痹l視頻聲討自己被大規模抄襲:她原創的視頻被其他平臺的博主幾乎一字不改地重拍一遍。

        曾經B站當紅財經up主“巫師財經”也被爆洗稿,游戲區偷拍敖廠長曾在2018年發布的視頻《爛尾的游戲冒險(雅達利尋劍)》中,被發現與“噴神James”2011年發布的視頻高度類似。再遠一點,紅出海外的李子柒,也有來自越南的“高仿”。

        除了這些比較“出圈”的博主之外,更多博主根本無力發聲,用戶往往是在刷了一些視頻后,有一種朦朧的感覺:為什么這些視頻都這么相似?

        短視頻產業目前還處在上升期,正是魚龍混雜、泥沙俱下的階段,龐大的流量讓很多人都想“混”一杯羹,市面上的內容也參差不齊?!袄淄?,正是這一階段的最明顯的表現形式之一。

        將文字改頭換面成視頻, 是短視頻領域早期炮制“雷同”作品的常用手段。

        早在2019年,知乎的答主“南瓜酥”就曾指控B站的up主Neigy將他的原創文字轉化成視頻:文案完全一樣,只是加了念白——從而獲贊數十萬,漲粉五萬。而且,這位up主靠著B站的激勵計劃,變現數千元,而作為文字的原作者,“南瓜酥”一個子兒都拿不到。

        幾番撕扯后,抄襲者被禁言十五天,視頻收益被收回。但也僅止于此,在維權兩個月后,“南瓜酥”也心灰意冷,沒有要求進一步的處理。

        “南瓜酥”在維權文章中的最后一次更新,圖源知乎

        如果說一些“雷同”還有跡可循,那么另一些“雷同”則幾乎只能出于“心證”。

        B站的另一位up主“愛做飯的芋頭SAMA”一度被指控抄襲了“輕食堂豬僑”的美食視頻,相對于南瓜酥事件的鐵板釘釘,這次“撞車”可謂眾說紛紜,相對于“Neigy”的全盤復制粘貼,這次事件中的兩位當事人,給人更多的感覺是:“看著像”“風格雷同”。

        “看著像”是一個很微妙的概念,微妙地卡在抄襲和巧合之間,到最后,芋頭有沒有故意借鑒,也沒辦法蓋棺定論,那一年她依舊評上了B站百大up主。

        而且,制造“雷同”的人,往往不會停留在一個平臺。

        作為B站美妝區新起之秀,文不叮有168萬粉絲,還在不久前入選為B站2020年百大up主。但一年前,她是個維權困難的創作者。

        從2019年12月起,不少人向她反映,在B站、抖音、快手、小紅書、微博,甚至YouTube等視頻平臺,都發現有關注量較大的博主的內容,近似抄襲或盜用了她的原創視頻。

        此外,還有人利用文不叮頭像建立賬戶,直接盜用她的每一篇視頻,還模仿本人的語氣和粉絲聊天。

        經歷一次次的抗爭后,文不叮對這些好意告知她的粉絲朋友表示感謝,但抄襲太多、維權太難,最終無奈以“算了”收場。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觀察發現,近期短視頻領域控訴涉嫌“抄襲”事例頻發。過往一份數據顯示:北京互聯網法院自2018年9月9日至2020年8月31日所受理的73095起案件中,著作權案件占比達77.03%,其中攝影作品占比高達51.7%。

        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曾公開表示,“過去兩年我院審理涉網著作權案中,一半以上為攝影作品,短視頻抄襲維權、社交對話著作權認定等都是我們正在面臨的問題?!?/p>

        怎么界定短視頻抄襲?

        需要強調的一件事是,在房琪的指控里,她從頭到尾,都沒有說李曉萱在“抄襲”她,而是用了“雷同”“相似”等更加客觀的詞匯。

        這固然是房琪嚴謹的一面,但我們也不難發現,真正地界定“抄襲”,并沒有那么容易。

        在李曉萱的回應里,她傾向于將“雷同”的部分說成是“巧合”和“大家都這么做”。房琪忍不住發問:“難道只有搬運視頻才算非原創嗎?”

        房琪在微博的發言

        據《2020中國網絡短視頻版權監測報告》顯示:短視頻侵權的形式主要包括直接搬運、音樂侵權、二次剪輯創作、字體侵權、網絡主播帶貨侵權等。侵權形式多種多樣,而維權方面則存在較大困難,主要體現于兩大方面。

        首先是獨創性認定難。

        我國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對象為“作品”,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規定:著作權法所稱的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

        根據此標準,當短視頻同時滿足獨創性、可復制性兩個條件時,可以被認定為是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對象。

        但事實上,短視頻創作過程中,創作者一般會使用大量公開通用的素材,盡管在對素材的選擇、安排、設計等方面可以體現了創作者的獨創性表達,但對于短視頻是否屬于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具有獨創性的作品”仍未有統一明確的標準。

        另一點,是抄襲認定難。

        著作權侵權案件中,往往依據是否接觸與是否存在實質性相似兩項原則,來判斷抄襲與否。

        接觸層面,由于短視頻通過網絡途徑進行傳播,觀看極為便捷且易實現無痕瀏覽,因此較難判斷抄襲者是否曾接觸過他人已經完成的作品。這也為“巧合”的出現提供了空間。

        實質性相似層面。一般著作權案件中往往只保護具體的表達,而不保護抽象的思想。

        具體到短視頻創作領域,視頻作品中所體現的創作理念,傳遞的價值觀念等往往不能成為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對象。比照視頻中的文字、圖片、音頻、剪輯、主旨等各元素是否均存在相性并不困難,衡量相似到何種程度才構成抄襲較難把握。

        暗流下的多方角逐

        在房琪事件中,除了兩人文案、風格、取景都有相似之處,我們還窺到了這背后的一方陰影:廣告機構。據房琪稱,和她合作的機構將她原創的文案泄露了出去。

        在李曉萱之外,這條“雷同”的“鍋傳鍋”鏈條上又一個環節隱隱浮出水面。

        “雷同”視頻橫行的局面很難說是由某一方或某個人所造成的,更多是懷著不同利益訴求的群體共同炮制。

        首先是創作者,也是炮制“雷同”視頻的推手之一。

        眾所周知,短視頻市場很香,讓很多人都想分一杯羹。但真正開始創作時,盲目入局的人才發現自己低估了創作的難度,更是低估了持續創作的難度。以至于有的人一開始就只能靠“模仿”起家,有的人則難以維持高水平輸出,一步步淪入“洗稿”的泥淖。

        很多視頻創作者可能一開始因為自己的一點靈感火花而擁有了第一批粉絲,但能夠長期維持同樣創作水平的人,往往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減少。大多數人不甘心做劃過天際的流星,于情,承認自己江郎才盡并不容易;于利,作為博主擁有的推廣資源,都會變成實打實的銀行存款。

        據刺猬公社了解,市面上不少創作者適當地“洗稿”“借鑒”成了維持“創作力”的重要方式,而這樣的成本著實很小,即使被人發現,也多半是維權的一方付出更多。

        在個體案例中也存在魔幻行為。在敖廠長的爭議事件中,不僅沒能動搖太多敖廠長的核心粉絲,反倒給指責者帶來了不少麻煩,使得維護原創優質內容的成本越來越高。

        B站UP主“游戲咖啡館”曾質疑敖廠長視頻“超級瑪麗水下256關傳聞”存在造假,結果遭到大批敖廠長粉絲的攻擊,并于2018年宣布關閉B站賬號,轉戰A站。時隔2年,這條視頻最終還是遭到了下架。

        而敖廠長將下架理由解釋為:“對模擬器畫面進行后期再加工,未注明畫面為節目效果,部分網絡畫面引用再剪輯未標注出處”。

        敖廠長對自己部分視頻的解釋,圖源嗶哩嗶哩

        事實上,由于著作權侵權案件屬于民事案件,需要原告方承擔舉證責任,如何證明作品的獨創性和被告方具有抄襲行為成為了一道難題。同時,短視頻抄襲所涉及的大量電子證據易修改、易偽造,不易留存,導致證據的效力大打折扣,更增加了舉證維權的難度。

        對短視頻平臺來說,對于模仿型視頻,乃至“雷同”視頻的傳播,平臺要么無可奈何,要么“樂見其成?!?/p>

        一個創意能火,必然有它觸動大眾神經的理由,而短時間內大量復制粘貼,可以迅速強化用戶對這個創意的記憶,各大短視頻平臺每隔一段時間推出的音樂神曲、短視頻影集均為這種模式服務,它給短視頻時代的“復制文化”提供了工具條件。

        1976年,Dawkins在《自私的基因》一書中提出了迷因(Meme)的概念,將其定義為“通過模仿而傳播的文化基因” ?;ヂ摼W時代,數字形態的迷因包括視頻、圖片、流行語等形式,能夠在短時間內迅速傳播,從而引起廣泛關注。如前段時間無比洗腦的“淡黃的長裙,蓬松的頭發”,以及短視頻平臺隔段時日就出現的各類“神曲”和游戲:每多一個人在海底撈煮粥,就證明這類視頻多影響了一個人,平臺也多了一分流量。

        流量掮客

        在平臺和創作者之間,還有一群流量掮客。刺猬公社在多個新媒體培訓班臥底調查發現,發現他們善于研究平臺規則,制造流量內容,迎合平臺喜好。

        一方面,他們聲嘶力竭地忽悠著:2008年你錯過了淘寶,2010年你錯過了微博,2013年你錯過了公眾號,2015年你錯過了自媒體,難道2019你還要錯過抖音嗎?

        總會有人相信他們的話,然后交錢加入他們的培訓班,這類走量不走心的培訓班,在內容培訓方面,幾乎就只能教“如何洗稿”,他們會告訴學員:養號,先養號,養起來一個,你就成功了。

        翻譯過來就是,多抄幾個,抄火了就是賺了。

        另一群人,他們不教人做視頻,他們也不自己做視頻。他們選擇搬運視頻。而搬運甚至不需要手動,一個調試好的AI就可以幫助他們完成任務。

        以B站搬運號“臥龍寺”為例,2020年他投稿視頻2萬余條,相當于每天投稿5條以上。對比目前B站粉絲最多的老番茄,總播放數為15.3億,而相比之下,比他少一千多萬粉的“臥龍寺”,播放量竟達到22.7億。

        批量處理視頻的軟件,圖源即刻

        你很難把這樣的博主稱為“創作者”,但毫無疑問,他僅僅靠著技術就獲得了想要的流量。

        在學者本雅明的筆下,攝影及其復制技術的發明使圖像得以無限增殖,使藝術“破繭而出”,并以各種各樣的形態在全世界范圍內流傳,使大眾無需什么成本就能欣賞藝術的復制品?!吧裣癖话嵯铝松駢?,贊美歌變成了流行樂”。這固然讓更多人能從這些內容中獲得快感,但也讓“創作”這一本應珍貴的品質變得廉價。

        技術讓藝術走向千家萬戶,技術也正消解著藝術。

        但是,當我們拿著便捷的技術毫不費力地創作、瀏覽、轉發時,我們也應該記得,寶貴的創造力,才是人類進步的根源。一味地炮制“雷同”和“巧合”,不過是為了追逐流量,而興起的另一次“內卷”。

        客服

        客戶在線溝通:

        電話

        184759303257*24小時客服服務熱線

        短視頻博主“抄襲事件”頻發,到底能不能治了?
        作者:網絡轉載   創建時間:2021-01-26 17:38:21    閱讀量:1784

        一位在抖音擁躉千萬粉的大V“房琪”在1月25號登上微博熱搜,她指控另一位抖音博主“李曉萱”抄襲她的多個視頻。

        她列出兩人在選題、文案、情節上的相似點,并曬出自己的創作時間線,指出“李曉萱”的作品和她的作品間存在多處雷同,且她的創作時間早于“李曉萱”。雖然錘多且密,但在這之前,李曉萱也已經擁有四百多萬粉,聲稱自己“收入一千多萬”。

        房琪指控“雷同”的抖音視頻截圖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短視頻領域里出現的“撞車”事故,涉及的平臺也不止一家。

        短視頻,野蠻生長

        1月初,微博大V“我的阿油”也曾指控另一位視頻博主“張子凡Scofield”抄襲其創意。在這之前,B站up主“文不?!痹l視頻聲討自己被大規模抄襲:她原創的視頻被其他平臺的博主幾乎一字不改地重拍一遍。

        曾經B站當紅財經up主“巫師財經”也被爆洗稿,游戲區偷拍敖廠長曾在2018年發布的視頻《爛尾的游戲冒險(雅達利尋劍)》中,被發現與“噴神James”2011年發布的視頻高度類似。再遠一點,紅出海外的李子柒,也有來自越南的“高仿”。

        除了這些比較“出圈”的博主之外,更多博主根本無力發聲,用戶往往是在刷了一些視頻后,有一種朦朧的感覺:為什么這些視頻都這么相似?

        短視頻產業目前還處在上升期,正是魚龍混雜、泥沙俱下的階段,龐大的流量讓很多人都想“混”一杯羹,市面上的內容也參差不齊?!袄淄?,正是這一階段的最明顯的表現形式之一。

        將文字改頭換面成視頻, 是短視頻領域早期炮制“雷同”作品的常用手段。

        早在2019年,知乎的答主“南瓜酥”就曾指控B站的up主Neigy將他的原創文字轉化成視頻:文案完全一樣,只是加了念白——從而獲贊數十萬,漲粉五萬。而且,這位up主靠著B站的激勵計劃,變現數千元,而作為文字的原作者,“南瓜酥”一個子兒都拿不到。

        幾番撕扯后,抄襲者被禁言十五天,視頻收益被收回。但也僅止于此,在維權兩個月后,“南瓜酥”也心灰意冷,沒有要求進一步的處理。

        “南瓜酥”在維權文章中的最后一次更新,圖源知乎

        如果說一些“雷同”還有跡可循,那么另一些“雷同”則幾乎只能出于“心證”。

        B站的另一位up主“愛做飯的芋頭SAMA”一度被指控抄襲了“輕食堂豬僑”的美食視頻,相對于南瓜酥事件的鐵板釘釘,這次“撞車”可謂眾說紛紜,相對于“Neigy”的全盤復制粘貼,這次事件中的兩位當事人,給人更多的感覺是:“看著像”“風格雷同”。

        “看著像”是一個很微妙的概念,微妙地卡在抄襲和巧合之間,到最后,芋頭有沒有故意借鑒,也沒辦法蓋棺定論,那一年她依舊評上了B站百大up主。

        而且,制造“雷同”的人,往往不會停留在一個平臺。

        作為B站美妝區新起之秀,文不叮有168萬粉絲,還在不久前入選為B站2020年百大up主。但一年前,她是個維權困難的創作者。

        從2019年12月起,不少人向她反映,在B站、抖音、快手、小紅書、微博,甚至YouTube等視頻平臺,都發現有關注量較大的博主的內容,近似抄襲或盜用了她的原創視頻。

        此外,還有人利用文不叮頭像建立賬戶,直接盜用她的每一篇視頻,還模仿本人的語氣和粉絲聊天。

        經歷一次次的抗爭后,文不叮對這些好意告知她的粉絲朋友表示感謝,但抄襲太多、維權太難,最終無奈以“算了”收場。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觀察發現,近期短視頻領域控訴涉嫌“抄襲”事例頻發。過往一份數據顯示:北京互聯網法院自2018年9月9日至2020年8月31日所受理的73095起案件中,著作權案件占比達77.03%,其中攝影作品占比高達51.7%。

        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曾公開表示,“過去兩年我院審理涉網著作權案中,一半以上為攝影作品,短視頻抄襲維權、社交對話著作權認定等都是我們正在面臨的問題?!?/p>

        怎么界定短視頻抄襲?

        需要強調的一件事是,在房琪的指控里,她從頭到尾,都沒有說李曉萱在“抄襲”她,而是用了“雷同”“相似”等更加客觀的詞匯。

        這固然是房琪嚴謹的一面,但我們也不難發現,真正地界定“抄襲”,并沒有那么容易。

        在李曉萱的回應里,她傾向于將“雷同”的部分說成是“巧合”和“大家都這么做”。房琪忍不住發問:“難道只有搬運視頻才算非原創嗎?”

        房琪在微博的發言

        據《2020中國網絡短視頻版權監測報告》顯示:短視頻侵權的形式主要包括直接搬運、音樂侵權、二次剪輯創作、字體侵權、網絡主播帶貨侵權等。侵權形式多種多樣,而維權方面則存在較大困難,主要體現于兩大方面。

        首先是獨創性認定難。

        我國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對象為“作品”,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規定:著作權法所稱的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

        根據此標準,當短視頻同時滿足獨創性、可復制性兩個條件時,可以被認定為是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對象。

        但事實上,短視頻創作過程中,創作者一般會使用大量公開通用的素材,盡管在對素材的選擇、安排、設計等方面可以體現了創作者的獨創性表達,但對于短視頻是否屬于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具有獨創性的作品”仍未有統一明確的標準。

        另一點,是抄襲認定難。

        著作權侵權案件中,往往依據是否接觸與是否存在實質性相似兩項原則,來判斷抄襲與否。

        接觸層面,由于短視頻通過網絡途徑進行傳播,觀看極為便捷且易實現無痕瀏覽,因此較難判斷抄襲者是否曾接觸過他人已經完成的作品。這也為“巧合”的出現提供了空間。

        實質性相似層面。一般著作權案件中往往只保護具體的表達,而不保護抽象的思想。

        具體到短視頻創作領域,視頻作品中所體現的創作理念,傳遞的價值觀念等往往不能成為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對象。比照視頻中的文字、圖片、音頻、剪輯、主旨等各元素是否均存在相性并不困難,衡量相似到何種程度才構成抄襲較難把握。

        暗流下的多方角逐

        在房琪事件中,除了兩人文案、風格、取景都有相似之處,我們還窺到了這背后的一方陰影:廣告機構。據房琪稱,和她合作的機構將她原創的文案泄露了出去。

        在李曉萱之外,這條“雷同”的“鍋傳鍋”鏈條上又一個環節隱隱浮出水面。

        “雷同”視頻橫行的局面很難說是由某一方或某個人所造成的,更多是懷著不同利益訴求的群體共同炮制。

        首先是創作者,也是炮制“雷同”視頻的推手之一。

        眾所周知,短視頻市場很香,讓很多人都想分一杯羹。但真正開始創作時,盲目入局的人才發現自己低估了創作的難度,更是低估了持續創作的難度。以至于有的人一開始就只能靠“模仿”起家,有的人則難以維持高水平輸出,一步步淪入“洗稿”的泥淖。

        很多視頻創作者可能一開始因為自己的一點靈感火花而擁有了第一批粉絲,但能夠長期維持同樣創作水平的人,往往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減少。大多數人不甘心做劃過天際的流星,于情,承認自己江郎才盡并不容易;于利,作為博主擁有的推廣資源,都會變成實打實的銀行存款。

        據刺猬公社了解,市面上不少創作者適當地“洗稿”“借鑒”成了維持“創作力”的重要方式,而這樣的成本著實很小,即使被人發現,也多半是維權的一方付出更多。

        在個體案例中也存在魔幻行為。在敖廠長的爭議事件中,不僅沒能動搖太多敖廠長的核心粉絲,反倒給指責者帶來了不少麻煩,使得維護原創優質內容的成本越來越高。

        B站UP主“游戲咖啡館”曾質疑敖廠長視頻“超級瑪麗水下256關傳聞”存在造假,結果遭到大批敖廠長粉絲的攻擊,并于2018年宣布關閉B站賬號,轉戰A站。時隔2年,這條視頻最終還是遭到了下架。

        而敖廠長將下架理由解釋為:“對模擬器畫面進行后期再加工,未注明畫面為節目效果,部分網絡畫面引用再剪輯未標注出處”。

        敖廠長對自己部分視頻的解釋,圖源嗶哩嗶哩

        事實上,由于著作權侵權案件屬于民事案件,需要原告方承擔舉證責任,如何證明作品的獨創性和被告方具有抄襲行為成為了一道難題。同時,短視頻抄襲所涉及的大量電子證據易修改、易偽造,不易留存,導致證據的效力大打折扣,更增加了舉證維權的難度。

        對短視頻平臺來說,對于模仿型視頻,乃至“雷同”視頻的傳播,平臺要么無可奈何,要么“樂見其成?!?/p>

        一個創意能火,必然有它觸動大眾神經的理由,而短時間內大量復制粘貼,可以迅速強化用戶對這個創意的記憶,各大短視頻平臺每隔一段時間推出的音樂神曲、短視頻影集均為這種模式服務,它給短視頻時代的“復制文化”提供了工具條件。

        1976年,Dawkins在《自私的基因》一書中提出了迷因(Meme)的概念,將其定義為“通過模仿而傳播的文化基因” ?;ヂ摼W時代,數字形態的迷因包括視頻、圖片、流行語等形式,能夠在短時間內迅速傳播,從而引起廣泛關注。如前段時間無比洗腦的“淡黃的長裙,蓬松的頭發”,以及短視頻平臺隔段時日就出現的各類“神曲”和游戲:每多一個人在海底撈煮粥,就證明這類視頻多影響了一個人,平臺也多了一分流量。

        流量掮客

        在平臺和創作者之間,還有一群流量掮客。刺猬公社在多個新媒體培訓班臥底調查發現,發現他們善于研究平臺規則,制造流量內容,迎合平臺喜好。

        一方面,他們聲嘶力竭地忽悠著:2008年你錯過了淘寶,2010年你錯過了微博,2013年你錯過了公眾號,2015年你錯過了自媒體,難道2019你還要錯過抖音嗎?

        總會有人相信他們的話,然后交錢加入他們的培訓班,這類走量不走心的培訓班,在內容培訓方面,幾乎就只能教“如何洗稿”,他們會告訴學員:養號,先養號,養起來一個,你就成功了。

        翻譯過來就是,多抄幾個,抄火了就是賺了。

        另一群人,他們不教人做視頻,他們也不自己做視頻。他們選擇搬運視頻。而搬運甚至不需要手動,一個調試好的AI就可以幫助他們完成任務。

        以B站搬運號“臥龍寺”為例,2020年他投稿視頻2萬余條,相當于每天投稿5條以上。對比目前B站粉絲最多的老番茄,總播放數為15.3億,而相比之下,比他少一千多萬粉的“臥龍寺”,播放量竟達到22.7億。

        批量處理視頻的軟件,圖源即刻

        你很難把這樣的博主稱為“創作者”,但毫無疑問,他僅僅靠著技術就獲得了想要的流量。

        在學者本雅明的筆下,攝影及其復制技術的發明使圖像得以無限增殖,使藝術“破繭而出”,并以各種各樣的形態在全世界范圍內流傳,使大眾無需什么成本就能欣賞藝術的復制品?!吧裣癖话嵯铝松駢?,贊美歌變成了流行樂”。這固然讓更多人能從這些內容中獲得快感,但也讓“創作”這一本應珍貴的品質變得廉價。

        技術讓藝術走向千家萬戶,技術也正消解著藝術。

        但是,當我們拿著便捷的技術毫不費力地創作、瀏覽、轉發時,我們也應該記得,寶貴的創造力,才是人類進步的根源。一味地炮制“雷同”和“巧合”,不過是為了追逐流量,而興起的另一次“內卷”。

        短視頻博主“抄襲事件”頻發,到底能不能治了?
        2021-01-26 17:38:21   來源:網絡轉載

        一位在抖音擁躉千萬粉的大V“房琪”在1月25號登上微博熱搜,她指控另一位抖音博主“李曉萱”抄襲她的多個視頻。

        她列出兩人在選題、文案、情節上的相似點,并曬出自己的創作時間線,指出“李曉萱”的作品和她的作品間存在多處雷同,且她的創作時間早于“李曉萱”。雖然錘多且密,但在這之前,李曉萱也已經擁有四百多萬粉,聲稱自己“收入一千多萬”。

        房琪指控“雷同”的抖音視頻截圖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短視頻領域里出現的“撞車”事故,涉及的平臺也不止一家。

        短視頻,野蠻生長

        1月初,微博大V“我的阿油”也曾指控另一位視頻博主“張子凡Scofield”抄襲其創意。在這之前,B站up主“文不?!痹l視頻聲討自己被大規模抄襲:她原創的視頻被其他平臺的博主幾乎一字不改地重拍一遍。

        曾經B站當紅財經up主“巫師財經”也被爆洗稿,游戲區偷拍敖廠長曾在2018年發布的視頻《爛尾的游戲冒險(雅達利尋劍)》中,被發現與“噴神James”2011年發布的視頻高度類似。再遠一點,紅出海外的李子柒,也有來自越南的“高仿”。

        除了這些比較“出圈”的博主之外,更多博主根本無力發聲,用戶往往是在刷了一些視頻后,有一種朦朧的感覺:為什么這些視頻都這么相似?

        短視頻產業目前還處在上升期,正是魚龍混雜、泥沙俱下的階段,龐大的流量讓很多人都想“混”一杯羹,市面上的內容也參差不齊?!袄淄?,正是這一階段的最明顯的表現形式之一。

        將文字改頭換面成視頻, 是短視頻領域早期炮制“雷同”作品的常用手段。

        早在2019年,知乎的答主“南瓜酥”就曾指控B站的up主Neigy將他的原創文字轉化成視頻:文案完全一樣,只是加了念白——從而獲贊數十萬,漲粉五萬。而且,這位up主靠著B站的激勵計劃,變現數千元,而作為文字的原作者,“南瓜酥”一個子兒都拿不到。

        幾番撕扯后,抄襲者被禁言十五天,視頻收益被收回。但也僅止于此,在維權兩個月后,“南瓜酥”也心灰意冷,沒有要求進一步的處理。

        “南瓜酥”在維權文章中的最后一次更新,圖源知乎

        如果說一些“雷同”還有跡可循,那么另一些“雷同”則幾乎只能出于“心證”。

        B站的另一位up主“愛做飯的芋頭SAMA”一度被指控抄襲了“輕食堂豬僑”的美食視頻,相對于南瓜酥事件的鐵板釘釘,這次“撞車”可謂眾說紛紜,相對于“Neigy”的全盤復制粘貼,這次事件中的兩位當事人,給人更多的感覺是:“看著像”“風格雷同”。

        “看著像”是一個很微妙的概念,微妙地卡在抄襲和巧合之間,到最后,芋頭有沒有故意借鑒,也沒辦法蓋棺定論,那一年她依舊評上了B站百大up主。

        而且,制造“雷同”的人,往往不會停留在一個平臺。

        作為B站美妝區新起之秀,文不叮有168萬粉絲,還在不久前入選為B站2020年百大up主。但一年前,她是個維權困難的創作者。

        從2019年12月起,不少人向她反映,在B站、抖音、快手、小紅書、微博,甚至YouTube等視頻平臺,都發現有關注量較大的博主的內容,近似抄襲或盜用了她的原創視頻。

        此外,還有人利用文不叮頭像建立賬戶,直接盜用她的每一篇視頻,還模仿本人的語氣和粉絲聊天。

        經歷一次次的抗爭后,文不叮對這些好意告知她的粉絲朋友表示感謝,但抄襲太多、維權太難,最終無奈以“算了”收場。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觀察發現,近期短視頻領域控訴涉嫌“抄襲”事例頻發。過往一份數據顯示:北京互聯網法院自2018年9月9日至2020年8月31日所受理的73095起案件中,著作權案件占比達77.03%,其中攝影作品占比高達51.7%。

        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曾公開表示,“過去兩年我院審理涉網著作權案中,一半以上為攝影作品,短視頻抄襲維權、社交對話著作權認定等都是我們正在面臨的問題?!?/p>

        怎么界定短視頻抄襲?

        需要強調的一件事是,在房琪的指控里,她從頭到尾,都沒有說李曉萱在“抄襲”她,而是用了“雷同”“相似”等更加客觀的詞匯。

        這固然是房琪嚴謹的一面,但我們也不難發現,真正地界定“抄襲”,并沒有那么容易。

        在李曉萱的回應里,她傾向于將“雷同”的部分說成是“巧合”和“大家都這么做”。房琪忍不住發問:“難道只有搬運視頻才算非原創嗎?”

        房琪在微博的發言

        據《2020中國網絡短視頻版權監測報告》顯示:短視頻侵權的形式主要包括直接搬運、音樂侵權、二次剪輯創作、字體侵權、網絡主播帶貨侵權等。侵權形式多種多樣,而維權方面則存在較大困難,主要體現于兩大方面。

        首先是獨創性認定難。

        我國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對象為“作品”,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規定:著作權法所稱的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

        根據此標準,當短視頻同時滿足獨創性、可復制性兩個條件時,可以被認定為是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對象。

        但事實上,短視頻創作過程中,創作者一般會使用大量公開通用的素材,盡管在對素材的選擇、安排、設計等方面可以體現了創作者的獨創性表達,但對于短視頻是否屬于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具有獨創性的作品”仍未有統一明確的標準。

        另一點,是抄襲認定難。

        著作權侵權案件中,往往依據是否接觸與是否存在實質性相似兩項原則,來判斷抄襲與否。

        接觸層面,由于短視頻通過網絡途徑進行傳播,觀看極為便捷且易實現無痕瀏覽,因此較難判斷抄襲者是否曾接觸過他人已經完成的作品。這也為“巧合”的出現提供了空間。

        實質性相似層面。一般著作權案件中往往只保護具體的表達,而不保護抽象的思想。

        具體到短視頻創作領域,視頻作品中所體現的創作理念,傳遞的價值觀念等往往不能成為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對象。比照視頻中的文字、圖片、音頻、剪輯、主旨等各元素是否均存在相性并不困難,衡量相似到何種程度才構成抄襲較難把握。

        暗流下的多方角逐

        在房琪事件中,除了兩人文案、風格、取景都有相似之處,我們還窺到了這背后的一方陰影:廣告機構。據房琪稱,和她合作的機構將她原創的文案泄露了出去。

        在李曉萱之外,這條“雷同”的“鍋傳鍋”鏈條上又一個環節隱隱浮出水面。

        “雷同”視頻橫行的局面很難說是由某一方或某個人所造成的,更多是懷著不同利益訴求的群體共同炮制。

        首先是創作者,也是炮制“雷同”視頻的推手之一。

        眾所周知,短視頻市場很香,讓很多人都想分一杯羹。但真正開始創作時,盲目入局的人才發現自己低估了創作的難度,更是低估了持續創作的難度。以至于有的人一開始就只能靠“模仿”起家,有的人則難以維持高水平輸出,一步步淪入“洗稿”的泥淖。

        很多視頻創作者可能一開始因為自己的一點靈感火花而擁有了第一批粉絲,但能夠長期維持同樣創作水平的人,往往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減少。大多數人不甘心做劃過天際的流星,于情,承認自己江郎才盡并不容易;于利,作為博主擁有的推廣資源,都會變成實打實的銀行存款。

        據刺猬公社了解,市面上不少創作者適當地“洗稿”“借鑒”成了維持“創作力”的重要方式,而這樣的成本著實很小,即使被人發現,也多半是維權的一方付出更多。

        在個體案例中也存在魔幻行為。在敖廠長的爭議事件中,不僅沒能動搖太多敖廠長的核心粉絲,反倒給指責者帶來了不少麻煩,使得維護原創優質內容的成本越來越高。

        B站UP主“游戲咖啡館”曾質疑敖廠長視頻“超級瑪麗水下256關傳聞”存在造假,結果遭到大批敖廠長粉絲的攻擊,并于2018年宣布關閉B站賬號,轉戰A站。時隔2年,這條視頻最終還是遭到了下架。

        而敖廠長將下架理由解釋為:“對模擬器畫面進行后期再加工,未注明畫面為節目效果,部分網絡畫面引用再剪輯未標注出處”。

        敖廠長對自己部分視頻的解釋,圖源嗶哩嗶哩

        事實上,由于著作權侵權案件屬于民事案件,需要原告方承擔舉證責任,如何證明作品的獨創性和被告方具有抄襲行為成為了一道難題。同時,短視頻抄襲所涉及的大量電子證據易修改、易偽造,不易留存,導致證據的效力大打折扣,更增加了舉證維權的難度。

        對短視頻平臺來說,對于模仿型視頻,乃至“雷同”視頻的傳播,平臺要么無可奈何,要么“樂見其成?!?/p>

        一個創意能火,必然有它觸動大眾神經的理由,而短時間內大量復制粘貼,可以迅速強化用戶對這個創意的記憶,各大短視頻平臺每隔一段時間推出的音樂神曲、短視頻影集均為這種模式服務,它給短視頻時代的“復制文化”提供了工具條件。

        1976年,Dawkins在《自私的基因》一書中提出了迷因(Meme)的概念,將其定義為“通過模仿而傳播的文化基因” ?;ヂ摼W時代,數字形態的迷因包括視頻、圖片、流行語等形式,能夠在短時間內迅速傳播,從而引起廣泛關注。如前段時間無比洗腦的“淡黃的長裙,蓬松的頭發”,以及短視頻平臺隔段時日就出現的各類“神曲”和游戲:每多一個人在海底撈煮粥,就證明這類視頻多影響了一個人,平臺也多了一分流量。

        流量掮客

        在平臺和創作者之間,還有一群流量掮客。刺猬公社在多個新媒體培訓班臥底調查發現,發現他們善于研究平臺規則,制造流量內容,迎合平臺喜好。

        一方面,他們聲嘶力竭地忽悠著:2008年你錯過了淘寶,2010年你錯過了微博,2013年你錯過了公眾號,2015年你錯過了自媒體,難道2019你還要錯過抖音嗎?

        總會有人相信他們的話,然后交錢加入他們的培訓班,這類走量不走心的培訓班,在內容培訓方面,幾乎就只能教“如何洗稿”,他們會告訴學員:養號,先養號,養起來一個,你就成功了。

        翻譯過來就是,多抄幾個,抄火了就是賺了。

        另一群人,他們不教人做視頻,他們也不自己做視頻。他們選擇搬運視頻。而搬運甚至不需要手動,一個調試好的AI就可以幫助他們完成任務。

        以B站搬運號“臥龍寺”為例,2020年他投稿視頻2萬余條,相當于每天投稿5條以上。對比目前B站粉絲最多的老番茄,總播放數為15.3億,而相比之下,比他少一千多萬粉的“臥龍寺”,播放量竟達到22.7億。

        批量處理視頻的軟件,圖源即刻

        你很難把這樣的博主稱為“創作者”,但毫無疑問,他僅僅靠著技術就獲得了想要的流量。

        在學者本雅明的筆下,攝影及其復制技術的發明使圖像得以無限增殖,使藝術“破繭而出”,并以各種各樣的形態在全世界范圍內流傳,使大眾無需什么成本就能欣賞藝術的復制品?!吧裣癖话嵯铝松駢?,贊美歌變成了流行樂”。這固然讓更多人能從這些內容中獲得快感,但也讓“創作”這一本應珍貴的品質變得廉價。

        技術讓藝術走向千家萬戶,技術也正消解著藝術。

        但是,當我們拿著便捷的技術毫不費力地創作、瀏覽、轉發時,我們也應該記得,寶貴的創造力,才是人類進步的根源。一味地炮制“雷同”和“巧合”,不過是為了追逐流量,而興起的另一次“內卷”。

        微信咨詢
        關注公眾號

        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

        18475930325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

        地址:廣東省湛江市赤坎區東園西18號

        湛江鼎聯互聯網信息有限公司

        微信咨詢
        關注公眾號
        国产性爱在线播放,在线观看精品自拍视频,免费真人一级特一黄一片,最新91精品国产自产在线,91亚洲国产日韩在线人成